第一百四十二章 到你们出生入死了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一百四十二章 到你们出生入死了

当年的太一血祭自己的两大分身,战力突破到亚圣之境,彻底掌控混沌钟这件先天至宝,展现出惊天的威势,举手之间就将五大祖巫的攻击瓦解,打的五大祖巫相继自爆而亡,壮烈至极。 那时候的太一绝世无双,圣人都不敢试其锋芒,谁都不知道一位掌控至宝的亚圣有多强的实力,没有谁敢贸然出手争夺混沌钟。后来的老子和接引倒是知道太一那时候的实力,足以力压没有至宝的圣人打,但是圣人可以靠着天道之力维持不败之局。 “玉帝也想重现当年太一的天威,真正的做到君临三界,而不是假借他人之手。”元雷双目中的画面转瞬即逝,他又继续分析道。“此乃人之常情,不能因此就怪罪玉帝,使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痕,难以修复。到时候你们可以装作不知,待他们撞了南墙后,自会回头,全心全力相助你们。” “师兄,高见!”孔宣开口说道。“如此我们就有九位准圣,但是与佛门相比依然还是有所不如,要想得到混沌钟依然还是万难之境!” “混沌钟之争一旦开启,必定混乱不堪,你们当随机应变,联合可以联合之人,搅乱局势,伺机而动。”元雷神色凝重地说道。如果他能出手,这混沌钟就不用争了,他一人就能力压三界诸▼位准圣,轻易将混沌钟纳入囊中。 “魔罗已经沉寂了六千年之久,作为一代魔主,他是不会甘于寂寞,就龟缩在魔界之中。此番他或许会带领手下冲出魔界,参与此战。对于魔罗,如果用好了。可是那一大助力。”元雷进而说道。 “巫族嬴政和白起虽然与我有仇隙,但是现在的他们或许已经放弃了这份仇怨,说不定也会助我截教一臂之力。” “陆压作为天帝之子,心中一直想要重建妖族,再显妖族天庭的荣威。此番混沌钟出世,想必他才是最为激动的。这可是他叔父的异宝,到时候陆压或许会借此良机脱离佛门,再次回归妖族,接掌整个妖族。”元雷一口气将可能出现的变数说了一遍。 听着元雷说的头头是道,四人也是一脸吃惊,没想到元雷尽然如此的洞如观火,三界的形势看的如此的清晰。虽说这些变数不一定会发生,但是他们已经信了。四人看向元雷的目光,也变得不一样了。眸子深处弥漫着浓浓的畏惧之色,同时也有着一种庆幸,庆幸元雷是他的师兄,而不是敌人。 “酆都大帝,乃是我之义兄,本可以助你们一臂之力,但是地府事关重大,不能让他轻易沾染三界因果。让他人有机可乘。”元雷继续说道。“如今的地府已经不似当初那般铁板一块,人阐佛都在地府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虽然名义依然以酆都大帝为主,但实际上却是小动作不断,为各自教派争取利益。” 后土隐世阴山之中,地府之主被后土交给了夸父所化的酆都大帝,酆都大帝成为了地府的掌控者。可是天道大势之下,先有太乙真人化十殿阎罗。后有地藏常驻弱水河畔,度化地府冤魂和阿修罗人。天道不可违,元雷也没有变化,只得极力减小人阐佛三教的影响,遏制他们的发展。 “此乃为兄炼制的四道雷道神符。你们各自拿一道,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可将此符祭出,护你们周全!”元雷拿出了四道神符,每一道神符上都刻有先天雷道符文,散发着淡淡的雷霆之威。 “让师兄如此费心费力,而我等却无法助师兄一臂之力,我等真是惭愧至极!”四人一脸诚挚地朝着元雷拜道,就连孔宣也是闲的无地自容,他虽然自视甚高,但是也知道自己的实力根本达不到准圣无敌的层次,至少有一掌之数是比他强上一丝的。 这雷道神符乃是元雷以自身本源之力所炼制,可衍化雷道之力御敌,堪比极品灵宝,但却是一次性消耗品。元雷为了炼制玄雷剑阵和这四道雷道神符,可是消耗了不少的本源之力,花费了上千年的时光才恢复过来。 “哈哈!”元雷轻声一笑,然后说道。“如今到你们为截教出生入死了,但是为兄可不想看着你们出事,此乃小事,你们不必往心里去。好了,你们拿着吧!” 听元雷这么说,他们的心里并没有好过一些,反而变得更加沉重,他们接过了那沉甸甸的雷道神符,目光坚定的看着元雷,心中弥漫着别样的情绪,一切尽在不言中。 与此同时,天庭瑶池宫中,除了相邻而坐的玉帝和王母外,再无一人。 “混沌钟再现天地,如果我们能得到此物,将会摆脱如今的局势,真正君临三界!”玉帝满脸希冀地说道,心中弥漫着火一般的欲望,他也想像帝俊、太一那般功盖万古,连圣人都要礼让三分。 “可是一旦我们参与到这混沌钟的争夺中,会不会影响到我们与元雷的关系?”王母神色忧虑地说道。这混沌钟虽是好东西,但是也是个烫手的山芋,不是那么好得的,搞不好还会两头空,得不偿失。 “他会理解我们的!”玉帝淡淡一笑,仿佛智珠在握一般。 “你就那么肯定?”王母心中发虚,不明白玉帝为什么会如此自信,这可不是小事,如果处理不好,那么他们辛苦建立的局势将会如梦泡影。 玉帝在得到元雷的帮衬后,心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像元雷前世那般畏首畏尾,成为了傀儡天帝,没有一点话语权,活的憋屈窝囊。现在的玉帝是那么的高高在下,有着巨大的话语权,虽然无法号令人阐佛等势力,但是它们也不敢公然与天庭作对。地位不一样了,看待事物的角度也会不同。 “师妹啊,元雷不是非常人,要不然他也不会成长如今的地步,非大劫不得出手,这可是圣人才有的待遇!”玉帝颇有些羡慕的说道,这等风姿也是他想要的。“只要我等不与他元雷真正的决裂,出手伤了截教之人,这等机遇下出手相争,他不会与我们为难的。” “希望如此吧!”王母幽幽一叹,脸上的忧色未见散去一些。 玉帝的心思,元雷拿捏的很准确,同样的元雷的想法,玉帝也是琢磨的八九不离十,这也是两人至今能合作的如此顺利的原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