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红云薨,紫气失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四十七章 红云薨,紫气失

元雷将燃灯击晕之后,也不再出手,众截教弟子见自己的师兄不再出手,也不敢有所动作,只是在一旁大声的议论了起来,言语中皆是对阐教的厌恶和解恨的情绪。 元雷听着大家的议论声,眉头也是一皱。“咳!”元雷轻声一咳,瞬间场面就安静了下来,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元雷。 “此番事了,大家都下去吧,以后见到阐教弟子当要礼遇有加,切不可趾高气昂,引发阐截两教的冲突!” “是,师兄!”众人一听,连忙应了下来,元雷的话虽然很轻,但是传到大家耳中却如重锤一样铿锵有力,大家皆是不敢怠慢。 “如此甚好,大家都散了吧!”元雷见众弟子皆是记在心上,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率先离开了此地。众人见元雷离开,也不多做停留,纷纷驾云离开了。只留下满身焦黑,冒着黑烟的燃灯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燃灯此番被元雷伤的其实并不重,只是两件灵宝却是替他遭了大劫。乾坤尺尺身受伤,没有个千多年时间是休想修复过来的;灵鹫灯作为燃灯的伴生灵宝,也被元雷斩去了元神烙印,虽说此件宝物燃灯重新祭炼起来十分快捷,但也是够燃灯伤筋动骨的了。 燃灯被元雷击伤打晕之事,很快就被阐教众弟子得知了,但是他们心思不一,除了普贤、文殊、慈航和惧留孙被广成子派来作为看望之人外,其余弟子皆是没有踏足燃灯的洞府,表示慰问。 不过广成子他们虽然没有前来看望燃灯,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借此挑拨离间,让元始对元雷心生不满,出手惩戒一番。但是元始听了广成子和当事人燃灯的话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只是风轻云淡的回了一句“知道了”。这让广成子等人皆是一头雾水,他们不明白自己的老师在面对元雷时竟然这样的包容,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几日之后,元雷亲自来到了玉虚大殿,向元始请罪。虽说是请罪,但更多的是表明自身立场。元雷和元始说了些什么,元始又对元雷说了些什么,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外,再无一人知晓,只知道元雷是脸色凝重的离开了玉虚大殿,很显然结局并不是那么愉快。 阐教弟子得知此事后,皆是心头一松。“看来自己的老师对元雷并不是像表面上那么随和,这下就不用担忧了!” 元雷离开玉清大殿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洞府,闭门不出。元雷一直在思考元始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的真意,虽然对于元始的话他也是有些赞同,但是如果真照元始所说的去做,那么截教将失去立教之根本。这一刻,元雷知道自己的老师通天是何等的悲凉了。 “无论如何,截教都不会改变有教无类的教义宗旨,只要我不死,我绝对不会看着截教衰亡!”元雷在心中立誓道。 就在昆仑山暂时平静之际,洪荒大地却变得不平静了起来。 “鲲鹏小儿,汝不得好死,今日吾要与汝同归于尽!”天地间突然传来了红云老祖充满怨恨的怒吼声。 “轰隆!”不周山以南的天空上,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天地都为之一震,远远的都能看到天被捅出了一个窟窿。 万寿山五庄观,镇元子突然心血来潮,接着他就听到自己兄长的怒吼声,顿时脸色苍白,心急如焚的冲出了五庄观。等镇元子来到发生爆炸的地方后,除了能看到漫天的能量余波外,那里有什么人影啊。 “啊!”镇元子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一幕,悲愤的仰天长啸了起来。前一刻红云还与镇元子在五庄观品茶论道,但是现在已经是物是人非,镇元子根本感应不到红云气息。只有那余波之中若隐若现的红葫芦在空中飘荡,这个葫芦乃是红云的灵宝九九红云散魄葫芦。 镇元子飞了过去,将九九红云散魄葫芦拿在了手中,但是当九九红云散魄葫芦刚一入手,他本来还抱有一丝希望的心理顿时崩溃了,这红葫芦现在成为了一个无主之物,里面没有红云的元神烙印。这下镇元子算是彻底的死心了,同时也对将自己兄长害死的罪魁祸首鲲鹏嫉恨在了心中。 “终有一天,吾一定要为兄长报仇,鲲鹏汝给吾等着!” 镇元子收齐了九九红云散魄葫芦,转身返回了万寿山五庄观。 另一边,鲲鹏在逼的红云自爆之后,与冥河辞别之后,返回了天庭,想帝俊和太一复命。此战乃是帝俊和太一在背后扰乱天机,因此洪荒各路大神才没有其中的端倪。 鲲鹏回到天庭后,将战斗的细节告诉了帝俊和太一,听完后,帝俊叹声说道。 “天不佑吾妖族啊,这鸿蒙紫气看来与吾等无缘,徒之奈何!” “虽然没有得到鸿蒙紫气,但还是要感谢妖师,为吾妖族前途,出手相助。可惜神通不及天数,也是辛苦妖师了!”帝俊话锋一转,好言安慰鲲鹏道。 “为了妖族前途,吾理当如此!”鲲鹏低着头说道,但是其心中却对帝俊骂了个遍。 “哎!”帝俊又是一声叹息。“妖师一身伤势,还是先下去疗伤,之后吾等再为妖师接风洗尘!” “好,那么吾就告辞了!”鲲鹏拱手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了凌霄殿。 见鲲鹏离开后,太一这才开口道。 “这鸿蒙紫气无故失踪,怕是.”说着,太一指了指头顶,意思不言而喻。 “唯此才能说得过去,看来是.”帝俊也同样指了指头顶,然后继续说道。“不愿意让吾妖族出现两位圣人啊,看来之后与巫族的决战是不可避免了。” “是啊,只能全力备战,万年之期眼看就要临近!” “哎!”一声叹息之后,帝俊和太一也不在说话。 红云自从得到鸿蒙紫气后,一直未能凭借此物成圣,尤其是女娲、三清、接引和准提相继成圣后,更是未有所动,这让一些人坐不住了,其中便有帝俊、太一等。 在帝俊和太一的游说下,鲲鹏甘当枪使,其中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一旦得到鸿蒙紫气他怎么可能交出来,只是想不到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鸿蒙紫气消失不见,自己还成为了逼迫红云自爆的凶手,真是两头不得好。 鲲鹏回到自己的妖师宫后,越想越是气机,但是迫于帝俊和太一势大,只能暗暗压下心中的怒气,日后再作计较。 鲲鹏并不担忧镇元子找自己的麻烦,先不说自己的实力比镇元子要厉害不少,更何况现在他身居天庭妖师之位,镇元子更是不敢来找自己的麻烦。只是这样为帝俊和太一抗下了这个黑锅,鲲鹏是一百个不愿意,心中对于帝俊和太一自然怨恨了起来。 本来之前同意加入天庭,鲲鹏就有些不乐意了。当时,伏羲承诺过鲲鹏若是加入天庭地位将和他一样,但是帝俊最后只封了一个妖师给他,地位十分尴尬,不上不下的。而伏羲被帝俊封为了羲皇,地位仅次于帝俊和太一,为妖族三大皇者。 鲲鹏自然不敢将有圣人妹妹的伏羲记恨在心,而且这样的事也不是伏羲能做的了主,伏羲的这个羲皇也只是一个名头,没有一点实权,比他的这个妖师还更加不如。这样的安排,伏羲是不会有意见,但是却让名利心极强的鲲鹏暗暗记在了心中。 再加上这一次,鲲鹏对于帝俊和太一的怨恨变得更加的强烈了,当初选择同意伏羲的劝降,就是考虑到天庭出世,妖族声望大涨,自己若是加入其中,必能得到一官半职,堪比帝俊和太一,获得无上荣威。 却没想到最终落得被帝俊和太一当做枪使的一天,而且还为他们背上了这黑锅,这让鲲鹏不怨恨在心,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