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上清得钟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上清得钟

“这大殿内就剩下你们了!”太一目光平静地看着六耳他们,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意味深长。 “多谢太一前辈出手相助,此恩必当谨记在心,不敢忘怀!”六耳拱手朝着太一由衷地谢道。 “混沌钟理应归上清圣人所有,以全天数!”太一淡然的说道。 “谢东皇陛下高义!”无当一脸感激的朝着太一深深一拜,这混沌钟对于截教太过重要了,无论是元雷,还是通天将其炼化,截教都将复兴在望。此等大恩,足以让无当他们肝脑涂地了。 “呵呵!”太一淡淡一笑,然后将目光投向了玉帝和王母。 “天帝、天后之位意义重大,希望你们不要迷失在权力欲望之中,失去皇者之心。”太一语重心长地说道。“如今的天庭比不得上古天庭,那时候的天庭乃是我们妖族的天庭,乃是我们妖族的一家之~无~错~地。现今的天庭乃是三界的天庭,代天巡守,需要公正无私。只要天庭气运永存,你们两位即可与天同寿!” 太一的意思与元雷的如出一辙,天庭不能失去应有的公义,必须不畏惧圣人的强权,坚持天庭存在的意义,公道自在人心。公道在,天庭盛;公道失,天庭衰。 “谢东皇师兄指点!”玉帝和王母若有所思,目露感激的朝着太一拱手一拜。当年他们两个不过是道祖身边的小道童,而太一为紫霄宫中三千客,玉帝和王母还要称呼太一一句‘师兄’并不为过。 “好了,你们走吧!”太一轻声说道。 “师兄(前辈),告辞!”他们几人再次拱手朝着太一一拜,然后缓缓退出大殿。朝着入口而去。 “希望你们能突破天地的枷锁,真正寻得那一丝生机,而不像我等只能被囚禁在天道的枷锁下,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如履薄冰,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秋梦!”太一悠然叹道。 亚圣之境。无限接近混沌大罗金仙,对于大道的感悟自然也是水涨船高,站得高看得远,高处不胜寒啊。 在叹息声中,太一的身影也渐渐敛去,他再次出现在了陆压他们所在的偏殿中。 “叔父(陛下)!”看到太一出现,陆压、计蒙和白泽连忙见礼道。 “小十,叔父惹下的仇怨日后怕是要转嫁到你的身上了,希望你不要怪叔父擅作主张。让你和妖族陷入这等险境中!”太一缓声说道。 “不破不立,妖族要么浴火重生,要么粉身碎骨!”陆压慷锵有力地回道,身上散发着一往无前的雄心斗志,坚毅有力。 “如此我便放心了!”太一十分欣慰,脸上露出了璀璨的笑容,笑容中充斥着无限的溺爱和浓浓的不舍。 “再见了,小十!”太一平静的说道。 话音一落。就将太一的身体顿时燃烧了起来,化作点点光华慢慢消散开来。 “叔父(陛下)!”陆压、计蒙和白泽顿时泣不成声。跪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太一就此消散,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三人嚎嚎大哭,哭声传遍了整个太阳神宫,传遍了整个空间,悲风切切。 一代东皇就此陨落。但是他的一生却是传奇无比,与圣人争辉,震古烁今,威压洪荒,睥睨无双。 就在这时。太阳星上突然泛起了炽烈的雷光,一道巨大的雷霆大阵从天而降将太阳宫笼罩在其中,大阵笼罩之地,太阳真火尽数熄灭,失去了它应有的威势。 六耳他们刚一冲出入口,就一头扎入了这雷霆大阵中,但是他们一个个都没有惊慌,反而是露出了狂喜之色,心头顿时一松。 “今日却是辛苦你们了,这玄雷大阵能将你们安全送到地仙界,到时候六耳你带着孔宣来云华山,我会出手帮他疗伤!”这时,一道雷音在大阵中响起。 “是,老师!”六耳拱手应道。 “恩,你们先行离去!”雷音再次响起。 “是,老师(师兄)!”众人拱手一拜后,就驾着云朝着地仙界而去。与他们一同离去的,还有这玄雷大阵。有这玄雷大阵的守护,除非圣人出手,否则圣人之下还没有谁能在短时间内攻破此阵的,足以确保六耳他们的安全。 玉帝和王母并没有随同六耳他们一同离去,而是单独驾云朝着仙界飞去。 就在他们相继离去之际,躲藏在暗处的鲲鹏、冥河和魔界之人都是大恨不已,没想到元雷居然无耻,以这样的手段将截教众人接走。虽然他们并不畏惧玄雷大阵,可是要想破开此阵却要花费一番手脚,而且有着此阵的压制,他们的实力还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贸然入阵得不偿失。 可是几人都是贼心不死,混沌钟这等至宝就在眼前他们怎能就这样放手,心有不甘的他们暗中尾随着玄雷大阵而去,一旦大阵出现什么破绽,就是他们出手之际。 但是他们终究是想多了,元雷将大阵交给了敖烈掌控,此阵在敖烈的持续催动下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后继无力的情况,成为了一个移动的雷霆堡垒,也算是一个奇景。 元雷送走六耳他们后,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进入了太阳宫内部空间,来到了陆压他们面前。 元雷的突然出现,让陆压、计蒙和白泽都是一惊,神色戒备的看着元雷。 计蒙和白泽与元雷已经算是老交情了,巫妖时期他们俩就与元雷多次交过手,尤其是计蒙当时更是将元雷当作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可是事与愿违,元雷的成长速度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巫妖决战时,元雷以一己之力几乎改变了大战的走向,救下巫十三,诛杀已成准圣的英招,放计蒙一马,为妖族保留了一丝元气。 今日再见,自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必如此紧张,我今日前来不过是向你等表明自己的态度罢了!”元雷带有一丝玩味的说道。 “承蒙东皇的情谊,日后如果我不死,可助你等为妖族谋得一个新的去处。但是如果你等执意还要与人族争夺天地主角之位,那么我只能爱莫能助了,同时我也不会插手你们与巫族之间的恩怨!”元雷开诚布公地说道。 “元雷,你休要在此假仁假义,我妖族是不会承你的情的!”陆压脸色苍白,底气不足的吼道。 “聒噪!”元雷淡淡一哼,随即就消失在了大殿之中,不见踪影。 计蒙和白泽目光怅然的看着之前所在的地方,心中感慨万千,好一会儿后才收敛了心神,看着虚弱至极的陆压,轻声说道。 “殿下,我们走吧!” “叔父,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妖族破而后立的!”陆压在心中暗暗发誓道,随后在计蒙和白泽的带领下离开了这太阳神宫。 陆压恋恋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太阳神宫,将太阳神宫谨记在心,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最终,混沌钟之争,在太一的强势介入下,终是让截教占得了便宜,成为了最后的赢家,但是截教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孔宣险些殒命于此。(未完待续。) 第一百五十九章上清得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