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截教再立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一百六十七章 截教再立

自从上清圣人通天教主归来后,十年时光转瞬即逝,三界的平静终于在这一日被彻底打破。 只见东海上空紫气东来三万丈,各种异象纷呈,龙凤齐鸣,麒麟奔走,这浩大的声势传遍地仙界,莫名的威压笼罩在凡人生灵的心头,难受异常。 无论人族,还是其它生灵纷纷跪伏在地,朝着东方遥拜,那压在心头的威严才渐渐消散,好过一点。 这突如其来的异象让三界各方势力都将目光投向了东海,静等那预想中的场面出现。 就在这时,一道圣音从天而降,传遍三界,无论仙、神、魔、人,皆能在脑海中听到这浩瀚威严的声音。 “我乃上清圣人,通天。今日顺应天时,再立截教,以混沌钟镇压教派气运。天道为证,截教,立!” 通天花了十年的光阴,终是将混沌钟全部炼化,以混沌钟为立教之本,再立截教。今日通天的立教誓言比起当年立教成圣时可是简短了不少,但是却震撼人心。 圣人之威已经许久未君临三界了,魔界大劫时,圣人未曾出手;佛法东传时,圣人亦未出手。万年间圣人之威悄然消失于三界,今日再起,世人再知何为圣人。 立教之音一落,东海上空的异象逐渐消散,不久就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随着截教的再立,截教弟子们纷纷朝着金鳌岛而去,截教之名已经阔别万年之久了。 金鳌岛碧游宫中,截教弟子齐聚,水火童子恢复本来模样,立于云床边,牛魔王带着红孩儿混杂在众多弟子中。三界中仅存的截教齐聚一堂。今日是截教的大喜之日,是他们的大喜之日。 众弟子中,以孔宣、无当、龟灵和乌云仙为首,三代弟子中又以六耳、龙云子和敖烈为首。 元雷就像他当日所言的那样,没有出现在碧游宫中,见证截教的再立。元雷的不在场。自然也使得一些不明原因的弟子心有疑惑,但是在孔宣等人的出面解释下,大家也不再多问什么,只是在心中为元雷担忧着。 “弟子,拜见老师(师祖)!”众弟子朝着高坐在云床上的通天,大声拜道。截教之势,气冲斗牛。“祝老师(师祖)圣寿无疆!” “免礼!”通天威严的轻轻摆了一下手,示意众弟子起身。 “今日我教再立,为师甚是欣慰!”待众弟子起身后。通天正襟危坐,沉声说道。“但是无规矩不成方圆,为了我教长存,为师在此重立截教教规!” “恭听老师(师祖)圣训!”众人拱手应道。 “第一,不得同门相残,违者废除修为,逐出师门。第二……”通天一口气说了十几条截教门规,将截教最后一点漏洞给补上了。正如通天所说的那样。无规矩不成方圆,好的教规必然使得门下弟子良性竞争。呈现欣欣向荣之势。 这教规乃是元雷与通天细细商量之后定下的,门规森然,但又不失情理,于截教的情况十分符合。 “为师希望你们日后谨遵教规,勿要触犯教规,闯下祸事!”通天期许地说道。 “是。老师(师祖)!”众弟子齐声应道。教规虽多,但是只要克制一些,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孔宣!”通天点道。 “弟子,在!”孔宣应声出列,拱手拜道。 “日后就由你负责教内执法一事。督促教内弟子!”通天任命道。 “弟子谨遵老师圣命!”孔宣连忙应道。 十年过去,孔宣的伤势并没有好转多少,但是由孔宣行这执法大权,倒也没有什么人会不敢遵从。 “嗯!”通天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又道。“为师自归来后,一直忙于炼化混沌钟,今日功成后,为师会帮你疗伤,早日助你恢复本源,以便应对即将到来的剧变!” “谢老师圣恩!”孔宣虽表现平静,但内心也是兴奋异不已,跪在地上谢道。 “起来吧!”通天摆手示意道,待孔宣起身后,通天继续说道。“今日乃是我截教之喜事,为师已经万年没有为你们讲道了,为师今日就为你们讲道一番!” “谢老师!”众人一阵欣喜,连忙盘坐在地,静等通天开讲。 之后,通天循循渐进的讲起了大道,万年的囚禁,通天并不是一无是处的。不仅心性变得沉稳,一身修为也是有所提升,对于道的理解也加深了不少。 婆娑世界雷音寺中,释迦牟尼坐于金顶大殿万佛之主的佛位之上,双目微闭。截教再立之音自然也传到了婆娑世界中,传到了他的耳中。作为曾经的截教弟子,截教四大弟子之一的多宝道人,释迦牟尼那恒古不变的佛心也出现了一丝波动,感慨万千。 截教覆灭之后,释迦牟尼被老子化佛西方,转世投胎,释迦牟尼虽有万般不从,但是也只能屈服于老子的圣威之下,行那分化佛门气运之举。可是释迦牟尼最终为了心中的道,抛弃了自己的前世之身,成为了今世的释迦牟尼,万佛之主。 今日截教再立,释迦牟尼的心还是难免一阵苦涩。他与通天亿万年的师徒之情,不是那么好斩断的,他们之间终有要面对的一日,或许那时也是彻底断绝恩情之时。 天庭之上,以金灵圣母为首的截教众人也是齐聚一堂,共聚今日这大喜之日。这喜庆的气氛不仅在截教弟子中传播,同时也影响到了天庭其他神祗仙官,就差玉帝和王母了。 玉帝和王母自然是不会出现在其中的,他们可以派仙官代表天庭向通天祝贺,但是却不可以在天庭中参与到截教弟子喜庆中。玉帝和王母也正是如此做的,他们派太白金星代表天庭到金鳌岛祝贺截教的再立。 截教再立之事虽然声势浩大,但是影响力很快就消散一空。此番再立,通天没有像当初那般大开方便之门,收纳天下门徒。吃一堑长一智,即便是圣人也是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