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浴血死战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一百七十二章 浴血死战

六耳冷冷一笑,虽说偷袭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如今这样的形势,还行这偷袭之举,确实有失强者风范了。 “砰!”六耳身上突然泛起了炽烈的青光,那道寒光猛烈的撞击在了青光之上,青光一震晃动,但是始终岿然不动,那道寒光也随之露出自己的阵容。 这道寒光原来是一颗宝珠所化,这颗宝珠不是他物,乃是鲲鹏自魔界中得到的那件极品灵宝,元水宝珠。元水宝珠中可见那泛着幽蓝之光的先天壬水在流动着,磅礴的水之力扑面而来。 鲲鹏看着脚踏着青色莲台的六耳,那狰狞的脸色一下子就耸拉了起来,双目中燃烧着滔天恨意和怒火。 六耳脚下的莲台乃是元雷赐给他的十二品造化青莲,之前由于元雷需要借助此物给孔宣疗伤,所以才没有赐给六耳。如今孔宣在通天的相助下,已经基本痊愈,所以这造化青莲自然就落到了六耳手中。 元雷对于造化青莲已经没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了,他即将面对生死一战,成王败寇亦未可知,身上的灵宝该给弟子都给了六耳他们,留下的只是与自己性命相关之物。 “来而不往非礼也,鲲鹏你也受了一击!”身处造化青莲的保护下,六耳根本没有什么性命之忧,但是对于鲲鹏这等行为,六耳还是气不过的。 “轰隆!”六耳右手一挥,只见紫电锤横空出世,万丈紫光顿时笼罩天空,雷声滚滚,灭世之威从天而降。 鲲鹏见状,脸色更加的不好了。自己辛辛苦苦才得到两件至宝,而六耳就因为有了一个好命的师傅,就有三件至宝护身,攻守两端,皆是不凡。 就在鲲鹏愤恨不平之际,万丈紫光如同雨点般落下。化作无数道紫雷神龙,声势浩大的朝着鲲鹏扑去,场面十分壮观。 感受到这恐怖的雷霆之威,鲲鹏连忙收敛心神,紫电锤的威力他早就见识过了。当年他和冥河就领略了紫电锤的威力,打的他们不要不要的。雷道融合毁灭,那威力只有真正面对它的时候才会明白。 “嗖!”这个时候,鲲鹏终是将河图洛书祭了出来,化作阴阳八卦之形。挡在了鲲鹏的身前。 之前,鲲鹏是打算将河图洛书雪藏起来,待形势不对就启动混元河洛大阵,借此困住六耳他们几人,然后趁机逃离此地,躲避截教的追杀。可是谁曾想一个六耳就让他吃尽了苦头,不得不全力以赴。 河图洛书乃混元河洛大阵的阵眼,如果鲲鹏将他用于战斗。那么势必会受到对方的牵制,要想顺利的发动大阵。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如今鲲鹏将河图洛书祭出,等于将自己最大的底牌露了出来,要想见局势不对安然撤离,也会变得艰难不少。不过鲲鹏自信与自己那傲世无双的速度,也到不是那么慌张。 河图洛书不愧是先天十大灵宝之一,防御能力也算顶尖。比较轻松就将的那铺天盖地般的紫雷神龙挡了下来,阴阳之力与雷光交织,化作了绚丽的烟火,场面震撼,但是在场之人却没有这个心思欣赏这副美景。 “鲲鹏!”就在这时。六耳再次握着混元一气棍,脚踏造化青莲,杀气腾腾的朝着鲲鹏扑了过来。在造化青气的治愈下,六耳的伤势恢复了不少,至少鲜血已经全部止住了。 “六耳,别以为你有着元雷的庇护就可以肆无忌惮,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被六耳如此的咄咄相逼,鲲鹏本就怒不可遏的内心再次爆发了。 “杀!”鲲鹏厉声大喝,接着就见河图洛书飘然落下萦绕在鲲鹏的周身,阴阳之力激荡,鲲鹏再次衍化太阴、太阳,双拳粉碎天空,同样杀气凛然的朝着六耳迎去。 “砰!砰!”这一次,有着造化青莲和河图洛书的护持,两人都是肆意的出手攻向对方,防御完全交给了造化青莲和河图洛书,仿佛真的没了后顾之忧一般。两人正面搏杀,瞬间就变得白热化,惨烈无比。 孔宣、龙云子、无当和龟灵在一旁看着,都有些惊心,他们仿佛又回到当日在太阳神宫与人阐、佛三教之间的血战,那时候,六耳就与孙悟空几乎是拼死相搏,同样是惨烈无比。 每一次大战,六耳都是最为拼死相搏的那一个,浴血奋战说的就是六耳这样了。 与此同时,那泛着幽蓝光芒的元水宝珠和被紫雷包裹的紫电锤也在肆意的碰撞着,先天壬水与毁灭紫雷分庭抗礼,互不相让。 北冥之战的惊心动魄自然逃不过三界的耳目,无论人阐两教、西方佛门、仙界天庭,还是隔着一界的魔界众魔,都在全神贯注的关注这场惊世骇俗的大战。同时还有几个特别的看客,各怀心思在暗中察看着。 这几人分别是地仙之祖镇元子、血海之主冥河、妖族新一代的皇者陆压。 鲲鹏与镇元子有杀兄之仇,不共戴天,镇元子恨不得亲自手刃鲲鹏,为红云报仇。但是镇元子的实力与鲲鹏半斤八两,而且镇元子还不善攻击,根本拿鲲鹏没有一点办法,所以至今都让鲲鹏逍遥法外。 冥河与鲲鹏可谓是狐朋狗友,两人多次暗中密谋,行那截杀鬼事。为了鸿蒙紫气,他们联手逼死了红云;眼馋元雷一身的宝物,又半途截杀元雷;为了混沌钟,又暗中筹谋截杀之事。这两位乃一丘之貉,所做之事比起准提来更加自私无耻。 陆压虽与鲲鹏没有杀亲之仇,亦没有同流之事,但是对于鲲鹏夺走河图洛书一事,陆压至始至终都是耿耿于怀,一心想要从鲲鹏手中夺回河图洛书,告慰帝俊的在天之灵。 如今截教围杀鲲鹏,镇元子和陆压自然是心喜异常,而冥河就有些狐死兔悲的感觉,一位志趣相投的好友就要离他而去,他很难过,很不安心。 自从大战开启后,镇元子就悄然来到了北冥,隐藏于暗处,想亲眼看到鲲鹏死于非命,同时又可以伺机而动,如果能亲手了解鲲鹏,自然是他最大的愿望。 陆压和冥河倒是没有亲临北冥,陆压碍于女娲的命令,虽然很想将河图洛书抢夺到手,但是却不敢违背女娲,只得躲在天阳山心有不快的注视着;冥河虽与鲲鹏志趣相投,但是死道友不死贫道,这点冥河还是懂的。 ps:三更,求点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