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鲲鹏之死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一百七十三章 鲲鹏之死

一番拼死搏杀之后,鲲鹏和六耳隔着数十米的距离彼此相望,他们俩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是平白的消耗自身的气力,都变得力有不逮。 虽说鲲鹏的修为要比六耳强上那么一丝,但是整体实力上六耳并不比鲲鹏弱。六耳身负三件极品灵宝,攻守皆备,比起鲲鹏来,却又要强上一丝。 河图洛书和元水宝珠虽可攻可守,但是过于中庸,不似造化青莲、混元一气棍和紫电锤这般攻守两端。 鲲鹏目光阴翳的看着六耳,同时还注意着四方的动静,提防着孔宣他们。如今的局势对他十分不利,他被六耳这么一消耗,实力已经大减,已经失去了之前的从容不迫。 鲲鹏微微在心中寻思了一下后,身形突然一动,再次朝着六耳扑了过去。元水宝珠一马当先,河图洛书化作阴阳长枪紧随其后,鲲鹏左手鲲右手鹏殿后,风驰电掣。 六耳见状,心神一动,紫电锤就从头顶飞出,撞向了元水宝珠,同时手提长棍,严阵以待。六耳的伤势比鲲鹏要重上不少,如今鲲鹏再次杀来,六耳自然不会退缩,但是也无法再次主动出击,强势与鲲鹏战在一起。 鲲鹏眼神何等毒辣,怎会看不出六耳已经是强弩之末,如今之局鲲鹏也只能孤注一掷了。 “砰!”元水宝珠与紫电锤砰然撞击在了一起,雷水之花四溢开来,天空崩碎。 这时,河图洛书所化的阴阳长枪已经来到了六耳的身前,阴阳之力激荡,黑白长枪带着清脆的声音直接撞击在了六耳身前的青光之上。 “轰隆!”天地一阵晃动,青光在黑白长枪的猛烈撞击下瞬间就布满了裂纹。如蛛网一般扩散开来,摇摇欲碎的样子。 “噗!”青光之中,六耳如遭雷击,一口鲜血喷出,本就已经缺少血色的猴脸变得更加苍白了,伤上加伤。 虽说造化青莲为防御至宝。但是也需要心力来催发,心力不足自然威力也会大打折扣。 孔宣、龙云子他们看着那就要被攻破的青光,眉头一下子就皱在了一起,而且更让他们心惊的是鲲鹏已经来到了阴阳长枪之侧,就要对六耳发动致命一击。而六耳却在阴阳长枪的冲击下,反应慢了半拍,根本无法及时对鲲鹏的攻击做出反应。 六耳他们都没有预料到鲲鹏的攻击会如此的犀利,居然会如此的凶猛,河图洛书化作的阴阳长枪居然会有这等威力。 见此。四人大惊失色。龙云子也顾不了多少,身影一晃就朝着鲲鹏扑去,弑神枪凭空出现。 “轰隆!”滔天的煞气顿时冲天而起震动四方,魔威滚滚,杀机凛然。 “吟!”同时,龙云子将祖龙塔祭了出来,龙吟九天,只见一道呈混沌之色的龙影一闪。散发着混沌气息的祖龙塔声势滚滚的朝着鲲鹏极速落去,天空中顿时响起了嘶嘶的破碎之音。 龙云子弄出的恐怖声势。自然传到了鲲鹏的耳中,鲲鹏微微一扫,心神顿时一震,被龙云子的手段所惊。又是弑神枪,又是祖龙塔,这等攻击比起六耳来。还要厉害半分,简直是要他的命。 鲲鹏心中虽惊,但是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嘴角反而是微微一扬,挂起了诡异的笑容。 在众人的目光。鲲鹏突然做出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举动。 “轰隆!”鲲鹏并没有对六耳发动致命一击,而是身形一晃,猛地从六耳的身边越过了,与此同时河图洛书所化的阴阳长枪瞬间分开,同样越过了六耳,随着鲲鹏的身影朝着正前方的无当和龟灵而去。 这一变故,无论是六耳、孔宣、龙云子他们,还是躲在暗处的镇元子和其他关注这场大战的三界诸仙神都是意想不到。 但是众人心神一动,也就明白鲲鹏打的是和注意了。如今龙云子为了救六耳而出手,三才之势已经不复存在,一旦鲲鹏要逃过,根本无法在第一时间内布下三才阵困住鲲鹏,如此一来鲲鹏凭借着速度优势,他们几人要想追击鲲鹏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与鲲鹏同为飞禽一类的孔宣,虽然速度也是极快,但是与鲲鹏相比还是差了一些。六耳和龙云子修炼的雷遁之法,因为没有将雷道修至精深,还不如孔宣。 隐于暗处的镇元子,看着扑向无当和龟灵的鲲鹏,双目中的杀意犹如实质,心中的恨意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即将迸发,身上泛起了仙光,积蓄着力量,随时准备出手拦截鲲鹏。 镇元子知道一旦错过今日这么好的机会,日后要在想击杀鲲鹏,那么将会变得更加困难,以鲲鹏那狡诈的性格,绝对不会再像这一次般让自己落入危险之中。 无当和龟灵看着鲲鹏气势汹汹的朝着自己杀来,不由一惊。他们两人只是准圣初期的实力,面对受伤的鲲鹏还是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何况此刻的鲲鹏还是全力以赴,展现出了恐怖的威势。 无当和龟灵虽有些底气不足,但绝对不可能就这样看着鲲鹏越过他们逃离而去,只见他们两人各自祭出了自己的灵宝。 无当圣母握着赶山鞭,左手托着穿心锁;龟灵圣母头顶着日月珠,身前悬浮着渔鼓。 “嗖!嗖!”无当和龟灵一同出手,穿心锁和渔鼓瞬间飞出,朝着鲲鹏砸去。 “轰隆!”就在这时,河图洛书再次合在一起,化作阴阳长枪,黑白之光激荡,雷厉风行的撞向了穿心锁和渔鼓。 河图洛书衍化攻击形态,乃是鲲鹏这些年才摸索出来的,他以自身的本源之力为引,可将攻击不是很强的河图洛书融合在一起化为阴阳长枪,使得河图洛书的攻击力提升不少,但是对于鲲鹏的负担也是很重。 “砰!砰!”穿心锁和渔鼓被阴阳长枪一撞,只是微微僵持了一下。就被震飞出去,不过也使得阴阳长枪的威势减弱了不少。 无当和龟灵见状,一下子就慌神了,没想到穿心锁和渔鼓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震飞,这让他们更加底气不足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就此退缩。一边催动着穿心锁和渔鼓杀向鲲鹏,一边严阵以待。 鲲鹏看着无当和龟灵那全力爆发的样子,冷冷一笑,露出了不屑的样子,根本没有放在将他们放在心上。 就在鲲鹏那不屑的目光下,无当和龟灵突然诡异的想两侧移去,将鲲鹏逃跑的路线全部让了出来。这下,反而是让鲲鹏一懵,不明所以。同时也暗暗警惕了起来,事出反常必有妖。 “轰隆!”果不其然,天空莫名一晃,接着就见五色的光芒瞬间降临这方空间,五行之力弥漫开来,鲲鹏的身形顿时就受到了影响,速度一晃。 只见孔宣身后浮现着一只五色孔雀虚影,五行之力如井泉般从他的身体奔涌而出。五把五行神剑显现而出,悬浮于五方。将鲲鹏和孔宣他们笼罩在其中。 鲲鹏那不屑的神色瞬间就凝固了,没想到孔宣他们居然早在之前就暗暗布下了五行大阵,他们之前所构的三才之势不过是掩人耳目,为五行大阵打掩护。鲲鹏一想到这,心中寒意升腾。 “鲲鹏,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孔宣在五行神光的笼罩之下。显得威严不可一世,同时也是自信满满。 他们四人分列三方,布下三才之势,不过是为了迷惑鲲鹏,待鲲鹏祭出河图洛书后。孔宣就暗暗将五行神剑布下,一旦有什么变故,他就可第一时间内催动五行剑阵,困住鲲鹏。 孔宣怕无当和龟灵在鲲鹏手下吃亏,暗中传音让他们让一旁退去,这样一来自己也可全力催动大阵围杀鲲鹏。 如果鲲鹏不祭出河图洛书,孔宣自然也没有这个机会。因为这片天空本就处于混元河洛大阵之中,稍有异动鲲鹏自然就会有所感应。可是河图洛书一出,混元河洛大阵也就不攻自破了。 “哼!”五行剑阵之威,太阳星之争时,鲲鹏就曾远远感受过,虽未身临其境,但是也知此阵的不凡。 “轰隆!”生路就在眼前,鲲鹏怎会束手就擒,虽然这五行剑阵威力不凡,可是他鲲鹏也不是吃素的。 鲲鹏扶摇直上,化出自己的真身,那鱼头鱼身鹏尾、背生双翅的怪异模样出现在了五行空间之中,阴阳之力逸散,化作一片汪洋将鲲鹏笼罩在其中。 “轰!”鲲鹏双翅一振,阴阳风暴顺着双翅呼啸而出,朝着前方飞驰而来的五行剑气卷起。 “砰!砰!”五行剑气砰砰叮叮的打在了阴阳风暴之上,却鲜有五行剑气将风暴撕裂开来的情况,放眼看去只有阴阳风暴一路横扫,五行剑气如落叶般四散开来。 “嗖!”同一时间,鲲鹏身形一晃,速度快到了一个极致,随着两道阴阳风暴直接朝剑阵边缘冲去,欲将剑阵撕裂开来。 孔宣见势,在心中冷冷一哼,数道五色神光从他身后的孔雀虚影中一闪而过没入五行大阵之中,接着就见鲲鹏前方出现了数把巨大的五色神剑散发着凛然的煞气袭来,剑斩虚空,威势惊人。 这个时候鲲鹏也只能硬碰硬,操控着两道阴阳风暴迎了过去。 “嘶啦!嘶啦!”五色神剑可不似之前的五行剑气,巨大的剑身直接斩在了风暴之上,阴阳之力在剑光的轰击下不断逸散着,虽不是摧古拉朽,但风暴也在快速的崩灭着。 “砰!砰!砰!”同一时间,其余的五色神剑也斩在了鲲鹏那庞大的身躯之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如同长刀砍在钢铁上一样,神剑紧紧只是让鲲鹏的身躯一顿,并在他那坚硬的鳞片上留下浅浅的痕迹外,就再无什么了。 “轰!”鲲鹏身形一震,五色神剑全部在那凶煞的威势下寸寸断裂,鲲鹏再次振翅飞驰。 孔宣眉头一皱,没想到鲲鹏的真身如此的恐怖,肉身之力恐怖不比帝江等祖巫弱,不愧是妖族之师,实力同样是震古烁今。 “轰!”鲲鹏再次振翅之际。孔宣的身影也是一晃,消失在空间之中,当他再次出现时,他已经来到了鲲鹏的身前。 五行空间之内,孔宣皆是来去自如,根本不受什么限制。 “鲲鹏。受死吧!”孔宣手握一把由自己本源之力凝聚的五色神剑,杀气腾腾的高举神剑欲要朝着鲲鹏斩去。 “杀!”鲲鹏那庞大的身影发出如雷一般的吼声,在五行空间中嗡响着,好不吓人。 河图洛书分别裹在鲲鹏的双翅之上,太阴、太阳之力顿时冲天而起,在五行空间中肆虐着,双翅掠过,空间如纸张一般断裂开来,两道恐怖的裂缝朝着孔宣拦腰斩去。恶风滚滚。 孔宣看着鲲鹏那凌厉的双翅裂空而来,淡淡一笑,那高举的五色神剑顿时呼啸而出,一下子就将空间刺穿,直扑鲲鹏。 “嘶啦!”鲲鹏双翅朝着五色神剑双一晃,只见黑白之光一闪而过,那威势赫赫的五色神剑就像玻璃一般碎裂消散开来。 鲲鹏双翅一振就将孔宣的杀手锏粉碎,这让鲲鹏对于孔宣露出了一丝不屑。那庞大的鱼脸露出了狰狞的笑意,然后扑向了孔宣。 鲲鹏身后。龙云子握着弑神枪,脚踏业火红莲,头顶祖龙塔,神色冷酷的朝着鲲鹏袭杀而来。但是由于鲲鹏速度太快,他根本追不上鲲鹏。要不是有着孔宣的阻拦,这种距离会越来越大。 “轰!轰!”就在这时。只见两道流光破空而来,朝着鲲鹏那庞大狰狞的身躯打去。鲲鹏淬不及防,被这两道流光打中。 “吼!”鲲鹏顿时一声嚎叫,撕心裂肺,身形也因此一滞。鲲鹏被两道流光击中的地方出现了两个不大不小的血洞。血流不止。 两道流光一击命中后,就瞬间遁开,朝着远处飞去。 鲲鹏那狰狞的鱼头恶狠狠的扫了一眼躲在远处的无当和龟灵,闷哼一声,然后继续朝着孔宣飞去。 就是短短的一瞬间,龙云子又拉近了与鲲鹏的距离,双方不过相隔几十米。如果鲲鹏再像刚才那样停顿一下,龙云子就能杀到鲲鹏身前。 “轰!”鲲鹏怎会再给无当、龟灵他们这么好的偷袭机会,阴阳之力奔涌,将其再次笼罩在内,形成了一道厚厚的黑白光幕,有了这道光幕鲲鹏变得从容了不少,全心全意朝着孔宣杀去。 至于身后相隔几十米远的龙云子,鲲鹏只是微微用神识扫了一下,就不再关注了。 已经失去战斗力的六耳坐在造化青莲上,双目微闭,借助造化青气治疗身上的伤势,同时也在关注着战斗的变化,但是他想参与到剩余的战斗中来,却是不可能了。 “砰!砰!”无当和龟灵并没有因为鲲鹏以阴阳之力护住自身,就不再出手,他们还是催动着穿心锁和渔鼓朝着鲲鹏砸来,但是这两件灵宝的威力却是无法再现刚才那一击的威势,连黑白光幕都无法砸开。 鲲鹏双翅如刀,各带着黑白之光,杀气腾腾的朝着孔宣绞杀而去,在两把巨刀面前,孔宣显得是如此的渺小。 孔宣一动不动的看着鲲鹏那丑陋的模样,神色莫名,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鲲鹏见状心头大惊,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让鲲鹏心神一晃。 “嗡!”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巨大的黑影凭空出现笼罩在了孔宣头顶,鲲鹏如刀一般的双翅凌厉斩在了这道黑影上,顿时发出了一道滔天的闷响声,钟声掠过,无形涟漪将天地都给禁锢了。 鲲鹏那庞大的身形也在无形的涟漪下,僵在了空中,无法动弹。 虽然无法动弹,但是鲲鹏那硕大的双目依然还能流露出惊惧的神色,看着悬于孔宣头顶的黑影,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恨。 孔宣头顶之上的黑影就是先天至宝混沌钟,通天为了确保此战能功成,特意将混沌钟交给了孔宣,同时还告诫孔宣要谨慎用之。 鲲鹏生性狡诈多疑,如果一来就见到孔宣他们带来了混沌钟,肯定不会与他们交锋,而是扭头就跑,根本不给他们任何的机会。 为了让鲲鹏掉以轻心。同时磨灭鲲鹏心中的那份防备,他们可谓是用心良苦,一环套一环,最终也达到了预想的目标。 鲲鹏被混沌钟所发出的时空之力禁锢,虽然这禁锢之力持续了不到一息的时间,但是就是短短一瞬间已经足够了。 “扑哧!”龙云子那散发着冲天的杀戮之气的弑神枪。从鲲鹏的后脖颈处刺入鲲鹏的身躯中,瞬间那狂暴的杀戮之气就从弑神枪中蜂拥而出,涌入了鲲鹏的身躯中。 “砰!砰!砰!”同时,祖龙塔、穿心锁和渔鼓瞬间破开了黑白光幕,一同砸在了鲲鹏狰狞的鱼头之上,血肉横飞,三件灵宝皆在鲲鹏的鱼头上留下了大小不一的血洞。 “轰!”混沌钟的禁锢之力在这时也失效了,鲲鹏瞬间爆发出凄厉的吼声,身体在空中疯狂的翻转起来。恐怖的阴阳之力如洪水般倾泻而出,空间连连破灭,景象吓人。 “砰!”龙云子被陷入疯魔状态的鲲鹏的羽翅扫中,顿时如同皮球被击飞出去一般,一下子就没入了虚空之中。 好在龙云子在被击中的瞬间,全力催动业火红莲,红光冲天,护的龙云子周全。但是龙云子还是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嘴角挂起了血迹。 “嗡!嗡!嗡!”孔宣见此。连忙催动混沌钟,时空之力激荡,朝着鲲鹏笼罩而去,欲将鲲鹏禁锢住。可是陷入疯魔状态的鲲鹏,根本不受时空之力的控制,那不断翻滚的庞大躯体只是微微一滞就又四处的乱撞着。 此刻的鲲鹏情势很糟糕。弑神枪的杀戮之气已经侵入到了鲲鹏的识海之中,同时还侵袭到了鲲鹏身躯的每个部分,侵蚀着鲲鹏的元神和肉身。 同时,鲲鹏因为遭受到了三件极品灵宝的轰击,元神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雪上加霜,鲲鹏离死不远了。 “啊!啊!”鲲鹏凄厉的叫声直冲云霄,听上去就毛骨悚然,要不是有着五行空间的拦截,这声音一旦传遍地仙界,足以引发不小的波澜。 孔宣不断催动混沌钟,时空之力带起阵阵涟漪朝着鲲鹏蔓延而去,可是在鲲鹏那恐怖的折腾中,威力不显。刚开始鲲鹏是因为淬不及防,才让时空之力困住,然后使得自己陷入死局。 “啊!你们那么想让我死,那么就一起死吧!”突然,鲲鹏声音凄厉的大声怒吼道,那翻滚的身影也停了下来,恨意冲天的看着孔宣,目光狰狞。 “不好!”孔宣顿时暗叫不好。 无当、龟灵和六耳也发现了鲲鹏的意图,迅速朝着孔宣靠近,好在他们三人在鲲鹏被击中后,就朝着孔宣小心翼翼的移来,距离并不是很远。三人先后来到了孔宣的身旁,神色凝重的看着扑向他们的鲲鹏。 “鲲鹏已经下了同归于尽的念头,一旦鲲鹏自爆,我等的处境极度危险,两位师姐和六耳师侄助我,我们以混沌钟抗下鲲鹏的自爆之威!”孔宣沉声说道。 “好!”三人点头应道。 “轰!”四人同时全力暴力,上清仙光交织在一起,光芒万丈,接着全部涌入混沌钟。六耳此刻已经恢复了不少元气,也算一股不小的助力。 “嗡!嗡!”混沌钟顿时剧烈的旋转起来,时空之力疯狂涌出凝聚在混沌钟四周,形成坚固的时空壁垒,迎接着鲲鹏的撞击。 “轰隆隆!”鲲鹏那绝望疯狂的身影如期而至,狂暴的撞击在了时空壁垒之上,一阵阵涟漪四散开来,空间破碎。鲲鹏的头颅瞬间就在时空壁垒的阻击下,崩碎开来,接着就见一道恐怖的蘑菇云升腾而起,鲲鹏彻底引爆了自身的元神和肉身。 一时间天地变色,阴阳之力化作黑白之光四散开来,形成了恐怖的灭世风暴,混沌钟也消失在了这黑白风暴中,孔宣他们五人生死不知。 鲲鹏终是以这样疯狂的方式终结了自己的生命,天地间从此将不会再有‘妖师’之名,鲲鹏亦将成为一个过去,或许亿万年后还会流传着曾经有一只鲲鹏纵横天地三界的传说。 ps:三章合一,昨天因为有点事没更新,还请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