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三清分家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五十五章 三清分家

“汝体内虽然流淌着混沌魔猿的血液,但汝是汝,混沌魔猿是混沌魔猿,已经不是同一个体了!”元雷生怕六耳因为得知自己是混沌魔猿的一部分,而自己误了自己。 “弟子晓得,弟子乃是六耳猕猴,不是什么混沌魔猿!”六耳双目清澈,神情坚定的说道。 “如此最好!”元雷见六耳如此虽然脸色一缓,但是心中依然为六耳而担忧。 “汝经历苦难,当知修道之不易,切忌不要因为力量而迷失自己,一旦迷失,将万劫不复。”元雷再次叮嘱道,他真的很担忧六耳。四大灵猴虽然已经各为一体,但是他们的内心深处依然有着混沌魔猿的魔性,一旦魔性爆发,那么将坠入魔道,下场可想而知。 现在魔道不显,魔界不出,天道对于魔并不认可,只有等待恰当的时机魔道出世,魔道才会得到天道的认可。不然在那之前,凡有魔出世,将会被漫天仙神一同围剿。 魔祖罗睺就是这样身死的,罗睺虽有大神通、大毅力、大智慧,但是终究行那逆行倒施之事,落得个生死道消的结局。不然以他天赋,魔道一出,他终将为魔道之主,万世不灭。 元雷现在很担忧六耳一旦彻底觉醒血脉之力,会不会将隐藏于心底的魔性也激发出来,到时候就很难办。不过元雷还是小看了六耳的天赋,小看了六耳的心性。或者说元雷的带入感太强烈了,以为灵明石猴孙悟空因为魔性大发大闹天宫,自己的弟子六耳也会如此。 “弟子一定谨记老师的叮嘱,铭记于心,不敢忘记!”六耳郑重的应道,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不说了,不说了!”元雷一叹,不在提及这个问题。“汝下去之后好生修炼,等汝修道玄仙巅峰之境后,为师赐予汝一件宝物。” “此宝乃是为师早年间所得,为三才草。这三才草,草如其名,能开放天地人三花,这三花对于修士来说可是好东西,能提升天地感悟,增加突破金仙、太乙、大罗的成功率。” “三才草每一万年开一朵花,三花齐放之后,将会枯萎,三万年之后又将重新发芽绽放三花。但是如果三才草在三花未能齐放之前,就被采摘所开之花,那么它将会重头开始,凝聚三花。” “万年之前,为师曾有幸得到过一株,那时三才草刚刚开放人花,为师也正是借助人花才得以顺利突破金仙。现在刚好过去万年时光,这人花再次开放,等汝修炼至玄仙巅峰,已经能将三花虚影聚于头顶时,为师再将人花赐予汝。” “谢,老师!”六耳欣喜应道。 六耳虽然只有玄仙修为,但深知修道的不易,尤其从玄仙突破到金仙更是一道巨大鸿沟,可不是那么好迈的。自己的老师居然有三才草这种奇物,而且刚好又适合自己,六耳想不欢喜都不成了。 “汝也不要高兴的太早,能否突破金仙还是要靠汝自身!”元雷笑骂道。 “嘿嘿!”六耳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姗姗一笑。 “好了,汝去吧!”元雷也不在打趣六耳。 “那么弟子告退!”说完,六耳就转身出了天云洞,来到自己的洞府修炼。 就在元雷两师徒静心于云华山修道的时候,洪荒发生了一件大事,而且这事与元雷有着巨大的关系。此事就是三清分家了。 昆仑山上,人影攒动,截教弟子陆陆续续离开自己的洞府,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在天空等待着。 “师兄,难道吾等就这样离开了吗?”一名外门弟子向身前的多宝问道。这昆仑山他也是住了千多年时光,还是很有感情的。 “恐怕只能如此了!”多宝叹道。多宝对于这样的结果也是措手不及,他想不到自己会有离开昆仑山的一天,或者说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这些年通天又收了不少弟子,而且又是以妖族居多,这让元始更是不喜,为此没少说过通天,甚至有几次还破口大骂,说的十分难听。通天虽然随和,但也不是没有脾气,难免会与元始发生碰撞,这也导致了阐截两教冲突加剧。 这样的冲突其实在立教的时候,通天就已经预见到了,但是让通天心寒的是,作为大兄的老子尽然毫无作为,甚至还有些推波助澜,默许元始的所作所为,而不是从中调解,化解自己与元始的矛盾。 通天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一气之下就说出了离开昆仑山的话,没想到老子尽然说了句“吾也要另寻一道场,好过些清静日子”,这话一出通天当时就怒了,拂袖而去。元始见通天如此无礼,也没有从中劝解,这样一来三清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冷淡了起来。 最终,三清还是敌不过天道的算计而分道扬镳,今日之果,其实在三清立教之时就已经定下了。三清闹到今日这种田地,老子是有着很大的责任的,他的放纵和推波助澜,让元始和通天变得水火不容,也是他搭上了最后一根稻草,让三清彻底分崩离析。老子到底在想什么,恐怕除了他自己,就再无人知晓了。 “走吧!”就在截教众弟子窃窃私语之时,通天出现在了空中,神情落寞,此番三清分家让通天受尽挫败,不复之前意气风发。 “是,老师!”截教弟子齐声应道。众弟子见老师通天如此落寞,心中也是一悲,不知如何说起。 多宝等弟子本想出声安慰通天,但是当他们准备开口时,通天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他们见状不敢怠慢,与其他弟子一同朝着通天离去的方向飞去。 就在截教纷纷撤离昆仑山之际,老子带着他唯一的弟子玄都也离开了昆仑山,朝着昆仑山西边飞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际。 西方极乐世界,接引与准提相对而坐,三清才一分家,他们就知道了。 “三清分家,真是天助吾西方。他们三清自诩盘古正宗,对吾等甚是不放在眼里,此番之后,吾看他们三清还有何脸面再在吾等面前趾高气昂的!”准提一脸笑意,多年前的预感今日应验,让他一阵得意。 “哎!三清虽然分家,但是并没有彻底决裂,如果吾等贸然出手,三清依然会一同出手的。”接引面色疾苦的说道,接引虽然不擅长计谋,但是对局势的分析还是很犀利的。 “道兄说的极是,三清分家归分家,但是并没有真正决裂。此事吾等还需再议,需要算计一番!”准提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准提口中的此事就是抢夺元雷手中的造化青莲,对于准提,接引是再清楚不过的。 接引看着准提陷入沉思,也不打扰他,双目微闭,口中低声念起了佛经,八宝功德池再次恢复平静,只有那佛音萦绕。 云华山天云洞,元雷突然心血来潮,一股不好的预感徒然而生,让他 十分烦躁。“难道是截教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元雷连忙推演天机,这不推不知道,一推让他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元雷的预感还真是没的说,想什么来什么。 “三清还是分家了,吾截教终将与人阐两教走上了对立面,真是烦躁啊!”元雷神色阴郁,对于未来他也是十分迷茫,不知道能否扭转乾坤。 道祖鸿钧曾在合道之时说过,“天道大势,小势可改,大势不可改!”此话摆明了众生只能顺应天道,即便有那一线生机,也只能改改小势。天道面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即便是圣人也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 “不管如何,只能全力而为了,为了截教在所不辞,即便身死,我也要为截教谋得一线生机!”元雷心神坚定,正如他对六耳所说的那样,生为截教徒,死为截教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