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金鳌岛,碧游宫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五十六章 金鳌岛,碧游宫

元雷知道三清分家之后,十分担忧老师通天及截教的情况,于是将六耳叫来。 “近日,吾截教出了一件大事,汝随为师一起前往截教,并觐见汝之师祖!”元雷神情凝重地说道。 “是,老师!”六耳并没有因为要去截教觐见圣人而欣喜,反而因为元雷的一脸愁容而担忧,心道。“莫非是截教出现了什么大变故,让老师如此紧张!” 六耳想归想,但是不敢将心中疑问表现出来,跟在元雷身后,驾着云朝着东北之地飞去。 话说,通天带着截教众弟子离开昆仑山后,一直东行,来到了茫茫东海之上。最终,通天在东海深处找到了一座仙岛,此岛名为金鳌岛。通天以金鳌岛为圣人道场,将截教落于此岛之上。 不过由于截教弟子众多,并不是所有弟子都在金鳌岛上居住,大部分都到东海之上找一仙岛,或独居,或三五成群一起居住。 元雷带着六耳很快就来到了东海之上,通天以金鳌岛为道场后,元雷很快就知道了,通天将金鳌岛所在之地通过天机传递给了元雷。 来到东海后,元雷更是马不停蹄地带着六耳朝着金鳌岛飞去,转眼间一座形似鳌的仙岛出现在了元雷和六耳眼前,仙岛泛着一丝金光,仙气腾腾,一看就是仙家福地。 “一会汝跟在为师的身后,不要太过紧张,汝师祖和一众师叔都很随和!”元雷笑着对身后的六耳说道。 “是,老师!”当见到金鳌岛后,六耳就忐忑不安起来,一听元雷这么说,也变得轻松了不少。 就在元雷和六耳准备入岛之际,几道人影从岛内飞出,向着元雷和六耳飞来。元雷看着飞来的人影,面带微笑。 “这几位乃是汝的几位师叔!” “哦!”六耳略带紧张的点了点头。 这时,这几道人影已经来到了元雷和六耳身前,只见这几人齐齐朝着元雷拱手拜道。 “见过师兄!” “各位师弟师妹有礼!”元雷还礼之后,对着几人介绍道。“此乃吾之弟子,六耳!” “六耳,这位乃是汝之乌云师叔!” “乌云师叔有礼!”六耳朝着乌云仙拜道。 “师侄有礼!”乌云仙还礼道。 “这位是汝金光师叔!”元雷接续说道。 “金光师叔有礼!” .....。。 眼前几人就是乌云仙、金光仙、灵牙仙等几人,他们与元雷都有过交情,关系仅次于多宝、金灵、无当、龟灵四人。 互相见礼后,元雷他们就一起飞向了金鳌岛,在乌云仙他们几人的带领下,元雷和六耳来到了通天所在的洞府前。看着眼前似曾相似的几个大字,元雷心中一阵感叹。 “老师就在碧游宫内,师兄请!”乌云仙摆手说道。 “好!”元雷微微一笑,然后带着六耳向着碧游宫走去,乌云仙几人则落后几步,跟在他们身后。 碧游宫内,通天高坐云床之上,云床之下多宝、金灵、无当、龟灵等一众在岛的弟子皆站列两边,目光纷纷投向了宫门之处,看着缓缓踏步而来的元雷。 元雷进入宫内后,大步流星的冲着通天走来,一路上不忘与各位师弟师妹打打招呼,六耳跟着元雷身后,看着宫内如此大的阵势,本来就有些紧张的心神变得忐忑不安了起来。 “弟子(徒孙),拜见老师(师祖)!”元雷和六耳跪在地上向着通天见礼道。 “没想到几年不见,汝已经斩尸成功了,真是让为师欣慰啊!”通天看着元雷,露出满意的神情。 “弟子也是侥幸才能斩尸成功!”元雷缓缓起身,语气平淡的回道,并没有因为通天的赞赏而心生傲气。 碧游宫内的截教弟子,当听到通天与元雷一问一道后,皆是心头一震,看向元雷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和羡慕。 “汝还是喜欢谦虚过头,什么叫侥幸,汝侥幸一个给为师看看!”通天笑骂道。 “嘿嘿,弟子也不是经常谦虚过头的!”元雷笑着回道。 “为师还不知道汝的秉性!”通天缓缓说道。“汝身后的弟子就是那猴子吧?” “是的,老师!”元雷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六耳说道。“徒儿,快拜见师祖!” 六耳本来还在好好听着元雷和通天对话,也因为他们轻松的对话内容心神一松,没想到转瞬间通天就说到了自己,让六耳显得有些慌张。 “徒孙,拜见师祖!”六耳慌忙地朝着通天拜道。 “嗯,汝天赋不错,以后当好好修道,不要枉费了汝之老师的一片心意!”通天语气轻松地说道。 “徒孙晓得,必不辜负老师、师祖的厚望!”六耳双目坚定的说道。 “如此甚好!”通天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元雷说道。“汝之来意为师已经知晓,为师只能说天意不可违,此事汝不用多说了!” “是,老师!”一听此话,元雷心中没来由的一酸,为通天大感不值。 “好了,汝等师兄弟多年不见,好好下去聚一聚吧!”通天又道。 “是,老师!”众弟子齐声应道,然后出了碧游宫。 出了碧游宫后,大家皆是围在元雷身后,热情的与元雷攀谈着,还不忘对六耳盛赞几句,让六耳显得很局促。 这热闹的气氛持续了半天多时间,最后只剩了四大弟子和乌云仙这些内门弟子,人数不是很多。 “此番,吾截教被迫出走昆仑山,已经表明吾截教与二师伯的阐教已经开始势如水火,而且教义也是如此。”元雷缓缓开口道,顿时引来大家的侧目聆听。 “这些年吾截教弟子在昆仑山上,没少与阐教弟子发生冲突,大家各有胜负。老师心性醇厚,不喜与二师伯争锋,不想三清发生冲突。但是如今三清还是分家了,阐截两教的矛盾势必将会进一步恶化。” “汝等作为吾截教中流砥柱,当认清形势,但也要克制自己,灵活的处理与阐教弟子的矛盾关系。”说着,元雷目光扫视了一圈,双目精光闪耀,让在场的弟子皆是心头一震。 “也许再不久的将来的,吾等将与阐教发生第一正面冲突,到时候就不是小打小闹这么简单。这并不是吾危言耸听,阐截两教教义大相径庭,几乎处于对立面。为争大教气运,必然会走上大打出手。” “汝等眼下当勤加修炼,到时候阐截争锋,汝等也不会落了吾截教门面,让阐教之人耻笑吾等!” “是,师兄!”众弟子齐声应道,不敢有丝毫的不满。元雷不仅深得通天喜欢,而且一身实力也冠绝截教,他们这些人即便再心高气傲,也不敢说顶撞元雷。 通天以前就曾说过,“元雷所说之话如同为师亲口所说一般,汝等当谨记!” “吾会在金鳌岛住下一段时日,大家修炼上有什么问题皆可来找吾,吾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元雷带着笑意的说道。 “谢,师兄!”众人欣喜的说道。 “好了,今日天色已晚,汝等先下去,明日大家在坐而论道!”元雷看了看天色,然后说道。 “是,师兄!”这时候,大家才发现太阳已经落山了,夜色朦胧。 “多宝、金灵、无当、龟灵,汝四人慢走!”就在大家拱手准备之际,元雷对着多宝四人说道,众弟子一听,也没有什么不满,互相见礼后,相继离开。 在众弟子相继离开后,多宝、金灵、无当、龟灵四人这才开口道。 “不知师兄留下吾等所谓何事?” “汝等已经是太乙金仙巅峰,离大罗之境不过一步之遥,而多宝更怕是只有半步之遥了!”元雷笑着说道。 四人一听皆是一愣,不知道元雷所说为何,只能继续听下去。 “今日,吾专门为汝四人讲一件大罗道果,希望汝等能早日突破!”元雷希冀地说道。 “谢,师兄!”四人一听,大喜。本来他们还想着找个时间专门向元雷讨教一二的,没想到元雷居然主动提及此事,让他们心中一暖。 随后,元雷为多宝四人讲起了太乙道果和大罗道果,六耳也在一旁静静聆听,只是听得十分迷糊,没有多宝四人这么醍醐灌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