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劫难之始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五十七章 劫难之始

天庭,凌霄殿。天帝帝俊高坐皇位之上,其左手下方坐着东皇太一,其余座位皆是空空如也。天后羲和因为要照看刚出世的十位小金乌,因此没有到来;羲皇伏羲与妖师鲲鹏因为其它原因也没有出现在大殿之内。 凌霄殿内除了帝俊和太一外,一干妖圣、妖王则是站在大殿两侧,场面威严隆重。 “禀天帝,不知何时仅有谣言四起,说以人族之精血可以炼制屠巫之利器,如果一旦炼成,即便是祖巫之肉身也经受不住利器的砍杀。”站在所有天庭妖圣妖王最前列的白泽,出列低头说道。 “汝可查清是谁散播的谣言?”帝俊皱着眉头问道。 “属下已经派天兵四处打探,但是却毫无信息,这谣言仿佛一夜间就传遍的洪荒大地。”白泽神色淡定,但是语气中充满的疑惑。 “尽有这等怪事!”帝俊目光深邃,若有所思。 “看来此事必有蹊跷,汝等在好好打探。”太一出声说道。 “是,东皇!”白泽躬身应道。 “不用了!”就在这时,帝俊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汝安排一队天兵去猎杀一些人族,采些精血回来试验下,真真假假自然就知道了!” “是,天帝陛下!”白泽再次躬身应道。随后,白泽马上转身离开了凌霄殿,不一会一队队天兵黑压压的朝着大地飞去。 “兄长,这样会不会?”白泽出了凌霄殿后,太一面带询问的说道。 “此事吾亲自去向她说明,为了吾妖族大业,她会让步的!”帝俊神情坚定的说道,丝毫没有一丝退让的想法。 “那么吾和兄长一同前往!”见帝俊如此坚定,太一也不在说什么。 “善!”帝俊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如果没有其它事,那么就散了吧!” “是,天帝!”一干妖圣、妖王躬身应道,然后转身退出了凌霄殿。 随后,帝俊与太一一同出了凌霄殿,朝着天玉山飞去。 不周山,巫族祖巫殿内。十一祖巫齐聚,正在商讨着这几日四起的谣言。 “大哥,此事吾等该当如何?”祖巫句芒低声问道,神色凝重。 “有什么好商量的,吾以为吾等应先下手为强,将人族全部杀了,看他妖族如何炼制神兵利器!”脾气火爆的祝融怒声吼道。 “就知道打打杀杀,汝没看到大哥正在思考对策吗?”与祝融速来不和的共工对着祝融喝道。 “哼!”祝融顺势望去,见帝江正在沉思,朝着共工冷哼一声后,也不在说话。如果是平时,肯定要与共工大战一场的。 其余的祖巫见帝江陷入沉思,也不再说话。许久后,当祖巫们看到帝江身子微动,头缓缓抬起,顿时聚精会神起来。 “此事十有八九可能是真的!” “啊!”帝江才一开口就引来的祖巫们的惊呼,如果这是真的,妖族炼制屠巫神器后,巫族的下场可想而知。 “但是吾等也不用担忧,要想炼制能克制吾等的利器,恐怕要屠光整个人族才有可能吧!到时候妖族犯下滔天罪孽,不用吾等出手,天道也会惩罚妖族的!”帝江随后的话让祖巫们提起的心顿时落了下来。 “是啊,人族人口现在已经超过百亿,轮规模已经远远超过吾巫族。妖族要是屠尽人族,那犯下的罪孽恐怕即便是圣人也不敢说能抗的下来,到时候不用吾等出手,妖族自灭!”烛九阴阴森地说道。 “因此,吾等只要静观其变就好,没有必要去趟这个浑水!”帝江说道。“汝等回去之后,要禁止族人在这段时间内进出部落,全部都在部落待着,直到此事了结后再解禁!” “是,兄长!”祖巫们齐声应道,然后火急火燎的回到部落,下达了禁足令。 人族现在人口超过百亿,足迹遍布洪荒大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可是那知一则谣言让人族顿时陷入恐慌之中,风雨飘零。 东海之滨,人族祖地。三祖隐世闭关的山峰之前,站满了人影,这些人皆是人族的中流砥柱,此刻他们纷纷聚于此处,向三祖寻求解决之法,此事已经关乎到人族的生死存亡。 “此事已经关乎到吾人族生死,恳请三祖为吾人族指明前路,避过此祸!”众人跪在地上,朝着山上拜道。 “哎!”一声叹息从山上传来,接着三道身影从天而降,立于众人之前。 众人一见三人,神情激动,大声吼道。“拜见三祖!” “此事吾等已经知晓!”有巢氏语气低落,神情落寞地说道。“吾人族却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吾人族能否躲过此劫,吾亦不可知,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三祖!”众人悲呼道,情绪也因有巢氏之语变得悲怨起来。 “三祖,吾等可以去求那些加入圣人门下的族人,让他们出面求圣人庇护吾等!”这时,一道人影出声说道。 “是啊,三祖。那些族人皆是圣人门徒,有他们出面,妖族也不敢拿吾人族如何!”顿时,场面一下的变得热闹了起来,如同将死之人看到了生之希望一般。 “哎,汝等可以去试试!”有巢氏又是一叹,对于此事他根本不报任何希望。对于加入圣人门下的那些弟子,他们三人虽然隐世不出,但是对于这些人他们还是关注过的,知道这些人的心性如何,自然不会报任何希望。 一听三祖这么说,地面上顿时飞出了几道人影,朝着四方圣人道场飞去,想向那些拜在圣人门人的人族弟子求救。 “希望元雷仙师有感吾人族危难,能出手相救吧!”有巢氏心中叹道。 对于圣母女娲娘娘,有巢氏是不会多想的,毕竟女娲为妖族之人,不可能为了人族而对妖族下手。而以人族立下大教的老子,有巢氏多少还是抱有希望的,至少人族不会被灭族,如果人族被妖族所灭,那么老子的道统之基就没了,他这个圣人还有何脸面,说不准连圣人的根基都会毁去。 而真正能出手了帮助人族的,除了元雷或许就再无一人了。元雷这些年在人族的声望地位虽然已经荡然无存,但是三祖相信元雷一旦知道人族有难肯定会出手相助的。这是一种直觉,是对于元雷的信任。 就在人族四处求援之际,妖族的妖兵在妖王的带领开始袭击散落于洪荒各地的人族部落,一个个小部落被灭族,妖族获得了大量的精血,这些精血被带回了天庭。 帝俊和太一自从天玉山回来后,并没有因为女娲的默许,而变得欣喜,反而因为女娲的几句话陷入惆怅中。 “汝等兴灭人之事,吾不反对,毕竟这是为了妖族的延续。但是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取得应有的成效,那么当知道犯下如此罪孽,那因果报应肯定会加持汝等身上,到时候汝等能否抗的过来?”说这话时,女娲眉头紧皱,玉脸紧绷,双目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悲苦之意。 “哎!”帝俊一叹。“女娲能说出这等话语,看来还是与吾等同心同力的,但是她毕竟为圣人,受到天道的限制,不好插手吾等之事,却是为难她了!” “兄长说的对,女娲话中深意,吾等已然明了,是该下定决心了!”太一神情冷峻地说道。 “确实该到下定决心的时候了,那些带回来的人族精血已经确定,确实对巫族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帝俊点了点头,面色沉重地说道。“吾等要想在不久之后与巫族的决战中,战而胜之,屠巫神兵不可缺少。既然吾等已经下定决心猎杀人族炼制神兵,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人族尽数屠灭,以绝后患!” 帝俊杀气腾腾,丝毫没有一点怜悯之心,为了妖族大业,即便如此违背天理之事,他帝俊也敢做得。 太一同样如此,为了妖族大业,任何人敢阻拦在他们兄弟面前,皆是可杀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