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句芒祖巫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五十九章 句芒祖巫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九黎部落,九黎氏为了让九黎部落留下一丝血脉,选择力敌妖族两位大罗金仙级别的大妖。 “轰隆隆!”最终,九黎氏以自爆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同时还拉上了一位妖族大妖,并成功为族人争取到了逃亡的时间,让他们成功逃到了东海之滨祖地。 “真是废物!”呲铁看着空中苦苦支撑的有熊氏,本来就丑陋的脸庞瞬间变得狰狞可怕。 呲铁手提狼牙棒,身形一晃就出现在了有熊氏身前,呲铁手中的狼牙棒恶狠狠地朝着有熊氏的头部砸去。 有熊氏因为力敌两妖,早已经油尽灯枯,当看到那狰狞的狼牙棒当头砸来,脸上流出了会心的微笑,因为他知道自己即将死去,但是却为族人争取了一线生机。 “人族当自强!”这时,有熊氏不禁想到了当年元雷所说的这句话。“仙师说的不错,吾人族只有自强不息,才能顶天立地,今日吾死而无憾!” “轰!”话音一落,有熊氏就自爆元神,瞬间一股能量风暴席卷天地,与不远处的另一道风暴交相呼应,显得是那么的凄然。 许久后,天空再次恢复了平静,大地洒满了亿万人族的鲜血,血海成河,血光冲天。 “哼!”呲铁站在空中看着有熊氏自爆之前所在的地方,冷哼了一声。“吾等走!” “是,妖圣大人!”众妖皆看出了呲铁心情不好,不敢怠慢,跟在呲铁身后,朝着天庭飞去。 有熊氏的自爆对呲铁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尽管呲铁处于风暴中心,但是呲铁铜皮铁骨,防御力之强,堪比中品防御灵宝。 这一日,人族举族同悲,有熊氏和九黎氏的相继阵亡,让仅剩的人族皆是痛苦莫名,而且绝望的情绪开始在人族间蔓延,这种情绪比灭族还要可怕。一旦失去了生存的希望,那么将会变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任由宰割。 人族三祖为了激励族人生存的希望,不得不四处奔走,抗击妖族,赢了不少战斗,也让族人看到了希望。但是三祖毕竟只有三人,顾得了东却顾不了西,每一天都有人族部落被妖族所灭。人族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少,超过百亿的人族,现在只有不到十亿之众,损失惨重啊。 元雷回到洪荒大地后,并没有前往人族祖地,而是朝着不周山巫族之地飞去。元雷再次来到了句芒部落,站在部落大门之外,元雷重重呼了一口气。“希望一切顺利吧!” 元雷很顺利的进入到了句芒部落,守门的那两个巫族刚好在上次元雷来部落时,与元雷有过一面之缘。 “兄弟,这么多年不见,汝可让为兄想苦了!”夸父一见到元雷,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显得很兴奋。 “啊!”元雷一听,鸡皮疙瘩疯起,心中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话怎么越听越别扭,我可不是玻璃!” “兄长汝这也太热情了吧!”元雷苦笑道,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夸父,元雷也是无奈啊。 “吾巫族本来就好客,这有什么啊!”夸父毫不在意。 “好吧!”元雷不想再和夸父纠结于这个问题,脸色一正,神情凝重地说道。“此次来找兄长,其实是有事想求兄长帮忙!” “何事?”夸父瞬间就变的严肃了起来,不复之前的嬉笑神情。 “吾想求见句芒祖巫!”元雷说道。 “这事好办!”夸父听元雷这么说,顿时一松。夸父很怕元雷提出请巫族庇护人族的请求,到时候他就进退两难了。夸父看似粗犷,但心思还是很细腻的,粗而不犷。 夸父说完后,就离开了,不一会夸父神情凝重的再次出现在元雷面前。 “兄弟,汝见到句芒祖巫后,最好不要提及庇护人族之事。此事吾巫族已经定下了基调,贸然提及可能会引来句芒祖巫的不快!” “小弟知晓!”元雷点了点头。 “那就好!”夸父欣慰道。 随后,元雷在夸父的带领下来到祖巫句芒所住之大殿,刚一走进大殿,一股恐怖的威压就朝着元雷袭来。 元雷心中冷哼一声,准圣独有的气势瞬间从身体迸发而出,将那袭来的威压挡住。 “哦?”在元雷挡住这威压后,大殿中传来一声惊叹,而发出惊叹之人自然就是祖巫句芒了。句芒没想到元雷居然已经修成准圣,而且从气势来看丝毫不像刚突破的样子,这句芒有些想不到,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除了句芒外,夸父受惊程度更是有过之而不及,他万万想不到元雷已经修成准圣,与自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夸父面容夸张的看着元雷,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元雷看着夸父那夸张的模样苦笑一声后,就朝着大殿深处质问道。 “难道句芒祖巫就是如此待客的吗?” “汝是不是客,现在还未可知!又何来待客之说呢?”大殿深处句芒的声音带着回响的传来。 “是不是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手中的筹码!”元雷淡淡地说道。 “筹码?”句芒微微一愣,然后问道。“汝手中有何筹码,尽让汝如此自信!” “后土!”元雷语气平静的回道。 但是‘后土’两字一出,大殿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了起来,就连站在元雷身旁的夸父也是脸色怪异的看着元雷,似是责怪似是询问似是不解。 “汝最好说出让吾满意答案,不然吾会让汝知道得罪于吾的后果是何等的可怕,即便汝是通天弟子又如何!”句芒低沉地声音在大殿内回响着,可以从他的声音中听出句芒此时有多么的愤怒,如果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气势吓人。 “哼!”元雷冷哼一声。“祖巫是不是太过狂妄了,汝以为汝就吃定吾了吗?” “轰!”话音刚落,元雷头上三千雷光浮现,雷光之中三花聚现,道道仙气垂下,青光震动大殿,丝毫不比句芒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弱。 “好,好,好!”句芒语气阴森地说了三个‘好’字,他没想到元雷身处巫族之地,居然还敢如此强势,而且从他此刻展现出来的实力,丝毫不比自己弱多少,这让句芒有些受不了。 “如果祖巫想战,吾随时可以奉陪,但是在这之前,汝等不先看看吾手里的底牌吗?”元雷话锋一转。 “哼!”句芒冷哼一声,然后缓缓从黑暗中走来。不一会,句芒高大壮实的身躯出现在了元雷的视野中。 “吾倒要看看,汝到底有何筹码,能让汝在吾巫族之地如此猖狂!”句芒脸色阴沉地说道。 “自然是事关汝巫族生死存亡的筹码!”元雷表情淡然的回道。 “汝休要胡言,吾巫族如此强盛,且会有生死之忧,汝真是满口胡言!”句芒厉声喝道。 “真的吗?”元雷玩味的看着句芒。 元雷的表情让句芒心头一紧,心中默默盘算了起来。“难道是这小子得到通天的什么指点不成,知道吾巫族命门所在,如果真是如此,恐怕还要求他一求。” “哼,既然汝手握事关吾巫族生死存亡之筹码,那么就不是吾所能决定的了,汝可敢与吾一起到祖巫殿,在吾等十一祖巫前,将筹码说出来!”句芒表情讥讽地说道。 “有何不可,走!”元雷干净利落的应道。 “好!”句芒连忙应道,然后身形一闪就来到了殿门前。 “句芒祖巫,吾有一事还请祖巫恩准!”就在这时,夸父突然跪在地上,一脸绝决地说道。 “汝说!”句芒寒着脸说道。 “请句芒祖巫保吾兄弟一命,吾愿一命赔一命,换吾兄弟之生!”夸父语气诚恳,没有一丝犹豫。 “兄长这是唱哪出啊?”元雷一听,哭笑不得。“吾好好地,汝干嘛要咒吾死啊,尽说些不吉利的话!快起来,还有不准再说这些丧气话了!” “兄弟!”夸父神情严肃地对着元雷说道。“不管汝手握何等筹码,一去祖巫殿,必然是九死一生,汝这是何苦啊!” “哎!”元雷叹息道。“此事兄长不必再说了,吾不仅是为人族,也是为巫族着想,日后兄长自然就会明白了!” “哼!”句芒冷哼一声。“夸父汝起来吧,元雷小子的命吾答应汝了,会保他一命的!” “多谢句芒祖巫!”夸父欣喜地朝着句芒拜道。“兄弟,快谢谢句芒祖巫!” “哼,吾之命也是他能定夺的?真是笑话!”元雷冷笑道。 夸父完全不在意元雷所说,心中满是句芒的承诺。就这样,元雷在句芒带领下,前往了巫族重地祖巫殿,也是元雷之前预想的必来之地,只有到此才能真正获得巫族的支持。 同时,也让元雷从心底认可了夸父这位兄长,并发誓一定要将他救下,好好的让他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