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祖巫殿内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六十章 祖巫殿内

句芒带着元雷撕裂空间,转眼就来到了不周山巫族祖地祖巫殿。凡斩尸成为准圣之后,皆可以撕裂空间进行穿梭,但是穿梭空间所消耗的仙气是恐怖的。即便是准圣号称法力无尽,也经不起消耗,这种手段只有平时赶路或者其它紧急情况才会使用。 祖巫殿坐落于不周山脚,恢宏而又古朴,乃是巫族的起源之地,十二祖巫就在祖巫殿中渡过了龙汉初劫,并衍生了巫族,带领巫族成为了目前天地的主角之一。 看着恢宏古朴的祖巫殿,元雷没来由的紧张了起来,这种紧张来自于对盘古的崇敬。祖巫殿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入的,巫族除了十二祖巫及有数的几位大巫外,就无巫能进入了。而巫族之外,元雷恐怕是第一个进入祖巫殿的外人了。 “一会进入祖巫殿,汝给吾安分点,不要到处乱看、乱问!”句芒恶狠狠地说道。 “好!”元雷认真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句芒的凶神恶煞而反击句芒。 “如此最好,汝随吾进去吧!”句芒满意的说道。然后率先朝着祖巫殿走去,元雷低头不语地跟在句芒身后,借此掩饰心中的紧张和慌乱。 祖巫殿中,巫族十大祖巫已经全部聚在了殿内,气氛十分凝重。 “大哥,句芒叫吾等聚于祖巫殿,说是有大事要宣布,而且他还要带一个外人来祖地,这怕.”祖巫蓐收神色担忧地说道。 “无妨,既然句芒敢将一个外人带来祖地,说明此人身上可能有事关吾巫族生死存亡之物,来此并没有什么不可!”帝江眉头紧锁,心中寻思着什么。 “希望如此吧!”蓐收心中的担忧并没有因此而减弱,依然忧心忡忡。 巫族自从后土以身化轮回后,已经不似之前那般无敌了,对于妖族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了。十二周天神煞大阵,由于缺少后土,已经无法凝聚,在未来与妖族的大战中,巫族已经无法压制妖族周天星斗大阵了。 巫族尽管在准圣这个层面上人数依然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是实际战力已经与妖族不分伯仲了。如果巫族在万年之期到来之前,还没有找到解决之法,那么最终的巫妖之战上,巫族必将全面受到压制,灭族只灭萦绕在每一个祖巫心间。 “吱!”这时,祖巫殿大门缓缓打开,十大祖巫瞬间将目光投了过来,只见句芒率先走了进来,元雷低着头跟在了句芒身后也进入到了祖巫殿内。 句芒带着元雷快步来到了十大祖巫身前,看着面色微怒的众祖巫,句芒心中咯噔了一下。 “句芒,汝到底想要干嘛,尽然带了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祖地!”祖巫祝融看着元雷稚嫩的模样,脸色一下就怒了起来,指着句芒大骂道。 “句芒,汝尽然如此儿戏,真是妄为平日之间吾等以二哥之礼见汝,哼!”与句芒关系不错的祖巫奢比尸恶声说道。句芒位于十二祖巫第二,仅次于帝江。虽然大家除了见帝江以‘大哥’称呼外,并不会称呼句芒为‘二哥’,但是礼还不是没有废的。 “好了!”就在这时,作为族长亦是大哥的帝江高声吼道,顿时让想对句芒开口发难的祖巫们一下就憋了回去。对于帝江,众祖巫皆是很畏惧的。“一个个成何体统,等句芒说完,汝等再行发难不迟!句芒汝说吧,叫吾等来所谓何事!” 听帝江如此说,句芒提起来的心总算了落下去了不少,然后句芒神色凝重地开口道。“此番叫诸位兄弟来此,乃是有一件关乎吾巫族生死存亡的大事要与兄弟们商讨。” “是何大事,汝直接说吧!”帝江眉头一皱的说道。句芒所说之话,与他心中所想不谋而合,但是正因为如此,让帝江心头一沉,双目不禁瞟向了元雷。 元雷进来之后,一直低着头,此时他感受一双犀利能看透人心的目光正紧紧盯着自己,他不由微微抬起头,看向了帝江。 “嘶啦!”当元雷与帝江的目光刚一接触,空气中隐隐有一丝火花溅起,除了元雷和帝江外无一巫发现这一异象,因为剩余的祖巫们都被句芒的话吸引了过去。 “吾身边这位小兄弟,乃是通天的弟子,名叫元雷。他说他手中有一筹码事关吾巫族生死存亡,吾当然没有信之,但是此事却是重大,因此才将大家召集而来,一起商讨。”句芒缓缓说道。 这话一出,众祖巫瞬间将目光投向了元雷,也就在这时帝江和元雷的目光也恢复了平静,不在犀利摄人心魄。 “此子确实是通天的弟子,这点毋庸置疑!”帝江目光平静的看着元雷说道。 一听帝江如此肯定的说道,众祖巫也就不再怀疑,但是依然不相信元雷手中会握有事关巫族生死的筹码。 “汝说握有事关吾巫族生死存亡的筹码?”祝融厉声问道,目光摄人心魄,戳戳逼人。 “怎么?这就是汝巫族待客之道?”元雷并没有正面回到,反而质问道。 “汝!”祝融先是一愣,随后怒火中烧地看着元雷,转瞬间祝融就被火焰吞噬,火光照亮了灰暗的祖巫殿。元雷的一句反问让脾气本来就暴躁的祝融,瞬间被点着了。 “难道吾说的不对?一点待客之礼都没有,还想从吾口中得到解决汝巫族隐患之物,简直是痴心妄想!”元雷双目微睁,毫不退让。 “大胆!”元雷的话音刚落,众祖巫纷纷喝道,一时间祖巫殿内空间摇曳。近九道祖巫的威压压向元雷,元雷只感到势如泰山一般的威压压在自己的身上,让他十分难受,身体不禁啪啪乱响,青筋暴起,一些细小的血脉转瞬间就爆裂开来,元雷一下子就沐浴在了自己的血液之中,十分吓人。 “够了!”这时,帝江大声喝道。众祖巫一听,不敢违逆帝江,恐怖的威压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随着威压的消失,加持在元雷身上的压力也消失不见,差点让元雷来了个狗吃屎,幸好他反应迅速,才避免了出丑。 “汝有何要求尽管提,只要在吾等能力范围之力,吾等皆可答应!”帝江眉头一直紧皱地说道。 “嘿嘿!”元雷全身染血,朝着咧嘴一笑,但是在鲜血的映衬下显得那么的森然。“还是帝江祖巫看的透,说话够直白,吾也不罗嗦。” 元雷缓缓开口道,并没有众祖巫之前的施压而心生不满。 “吾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庇护凡是进入巫族领地的人族,让人族得以保存一部分血脉。”元雷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就这样简单?”帝江眉头皱的更紧了,完全不相信元雷提出的要求会有这么简单。 “当然就这么简单!”元雷点了点头。 “好,吾可以答应汝,凡是进入吾巫族的人族皆会得到吾等庇护,直到劫数过去!”帝江郑重地说道,此话一出,众祖巫皆是一愣。 “大哥,汝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答应他,他手中的筹码吾等皆为看到,怎么能答应他啊!” “是啊,大哥!吾看这小子心藏鬼胎,吾等千万不能这么放了他!” 众祖巫你一言吾一语,对于帝江如此草率地答应了元雷的要求而不满,同时也担心元雷心怀不轨,想算计陷入巫族。 “此事吾自由分寸,汝等不必在言!”帝江毋庸置疑地说道,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从帝江身体中散发而出,让众祖巫皆是一愣,随后不在言语,双目愤恨地看着元雷。 “好了,汝的条件吾也答应了,现在就将汝手中的筹码拿出来吧!”帝江双目凌厉地看着元雷。 “自当如此!”元雷点了点头,然后缓缓拿出了一物,托于手心之上。 当众祖巫看到元雷手上之物时,皆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