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后土精血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六十一章 后土精血

元雷手中之物乃是一滴精血,而且能让十一祖巫皆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除了后土的精血外,恐怕就只有盘古的精血了。显然不可能是盘古的精血,那么自然就只能是后土的了。 后土身化轮回,一身血肉皆是不存,后来天道复活后土,但是此后土已非彼后土,后土可以说已经与巫族没有任何关系,后土的肉身乃是天道以玄黄之气凝聚而出,没有半点巫族血脉之力,后土从此不复巫。 但是,在后土身化轮回之时,有一人得到了后土的一滴精血,此人就是元雷。元雷在后土身化轮回之时,就在隐于不远处,元雷也没有想到会有一滴精血悄然飘至自己的身前,这让元雷一时间不知所措。 不过,元雷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后土在即将隐于幽冥地府时,双目朝着元雷隐匿之地深深看了一眼。那目光让元雷心头一震,仿佛是在说‘我早就知道你在一旁了,而且你从我身上也得到了莫大的好处,帮我办一件事并不为过,此事你应当明白了,我就不多说了,谢谢’。 元雷离开后,思考了许久,已明白了后土的所托,但是并没有急于来巫族完成此事,直到人族陷入灭族之危,元雷才来到巫族,想借此为人族寻得一丝出路。 众祖巫并不明白元雷为什么会有后土的精血,但是却直到这滴精血对巫族的重要性。 “吾想汝等应该明白这滴精血的出处吧!”元雷玩味地说道。“这滴精血可是后土祖巫身化轮回时所留,恐怕是天地间唯一的一滴后土精血,这滴精血对于巫族来说意义非凡啊!” “想必以这滴精血应该可以换来人族的一丝前途吧?”元雷双目精光熠熠,朝着众祖巫一一扫过。 “可以!”最后还是帝江开口道。“这滴精血对于吾巫族来说,确实是事关生死,吾等会履行之前的承诺,庇护凡是进入吾巫族之地的人族,直到劫数过去!” “好,一言为定!”元雷高声说道,然后将后土精血递给了帝江。 帝江小心翼翼的后土精血接了过去,然后收了起来,再结果后土精血时,帝江双目中一道精光一闪而过,可见这滴精血对于巫族来说何其重要。 “这后土精血,汝等将如何使用,吾就不多说,毕竟汝等已经有了想法,而且也将是唯一可行之法!”元雷再次开口道。 “哦?汝知道这滴精血的使用之法?”帝江双目盯着元雷,问道。 “呵呵!”元雷淡淡一笑,然后说道。“这很简单,再造祖巫,补全十二都天神煞大阵,这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之事!” “汝说的对!”帝江听元雷这么一说,随即也就释然了,确实汝元雷所说那样,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之事。“那么小友还有什么需要赐教的?” 帝江不知不觉对元雷用上了‘小友’的称呼,可见元雷的地方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其余祖巫看向元雷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不少,尤其带元雷前来的句芒,更是心花怒放。 “此事说起来,也有吾之一份私心在内。”元雷纷纷开口道。“后土祖巫身化轮回,幽冥地府掌控六道轮回之所,但是此刻却只有后土祖巫独身镇守。” “吾觉得汝等巫族当念及旧情,派遣巫族将士前往幽冥地府帮助后土祖巫管理幽冥地府,毕竟后土祖巫也是为了巫族的兴盛而一直努力战斗的。虽然后土祖巫不与汝等商量之后,就私自身化轮回,但也并不是不可原谅!” “汝等十二祖巫自从开天后就一直生活在一起,感情至深,肯定不会因为此事而心生怨恨,吾想汝等应该会同意吾之想法的!” “汝所说之事,融吾等想象,毕竟事关体大,需要吾等再三思量!”帝江面色凝重地说道。与此同时,其余也是一脸惆怅,陷入了思考之中。 “好,那么吾先出去。等汝等商讨好后,吾再进来!”元雷说道。 “善!”帝江点了点头,然后目送元雷缓缓走出祖巫殿。 元雷出了祖巫殿后,就一直站在殿门外,借助造化之气治愈身上的伤势。“哼,要不是有求于汝巫族,同时平衡巫妖之间的实力。就凭今日巫族所作所为,休想让我交出后土精血并指点地府之事。” 元雷看似一脸平静,其实内心对于刚才九大祖巫一起施威之事耿耿于怀,元雷可不会容易轻易就将此事算了。元雷可是一个瑕疵必报之辈,心胸小起来连针都装不进去。 “吱!”许久后,祖巫殿大门缓缓打开,句芒从中走了出来,脸色缓和地看着元雷。 “吾等已经商讨好了,汝随吾进去吧!” “恩!”元雷点了点头,然后随着句芒再次进入到了祖巫殿内,来到了帝江等祖巫身前。 “汝所说之事,吾等同意了,不知汝还有何提议!”帝江面色平静地说道。 “如此最好,这对于汝巫族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元雷神情同样平静,这并不出乎元雷的意料。“汝等可挑选玄仙之境以下的巫族进驻地府,这样对于巫族来说也不会伤筋动骨。不过也需要有大巫带队,不然难以震慑宵小,毕竟后土祖巫不可能经常现世出手。” “可以!”帝江点了点头。“吾等可以让夸父带领一百玄仙之境、五千真仙之境、二万天仙之境的族人入驻地府。” “如此最好!”元雷欣然同意,如果帝江不提带队的大巫是谁的话,元雷随后就会主动提以夸父为带队大巫入驻地府,没想到帝江如此上道,让元雷还少了一番口舌。 “既然如此,此事就此定下!”帝江说道。 “好!”元雷和其余十大祖巫同意道。 “不知小友可还有其它事情要赐教的?”帝江再次问道。 “赐教之事倒是没有了,但是有一事却要劳烦祖巫了!”说着,元雷的目光变得凌厉了起来,双目泛着怒气地看着祝融。 “何事?”这下,让帝江心头一沉,就连其余祖巫也是没有一皱,只有祝融一脸欲欲跃试地看着元雷。 “吾想向祝融祖巫请教一二!”元雷的话让帝江心中‘果不其然’的想道。 “祝融,汝以为如何?”帝江将目光投向了祝融,并微微朝祝融摇了摇头,他并不想让祝融接受元雷的挑战。 “好啊!”但是祝融完全无视帝江的意思,笑容残忍的应了下来。众祖巫一见祝融这幅模样,心中皆是一叹,为元雷担忧了起来。 大家都没想到元雷会如此的小肚鸡肠,报仇不隔夜,尽然在这个时候主动邀战祝融。祝融可是祖巫中最为好战的,下手从来不会手下留情,必然全力施为。在他们看来,元雷此举实属不明智。 元雷之说以会邀战祝融,就是因为之前祝融联合其余八大祖巫对自己施压时最是卖力,而且隐隐还动用了法则之力,元雷的一身伤势百分之五十是由祝融造成的。元雷本就想在于巫族商讨完大事后,就向祖巫句芒挑战,没想到中途蹦出了个祝融,这让句芒算是躲过了一劫。 “不知是在此一战,还是另寻场地?”元雷带着疑惑地看向了帝江。 “汝等去外面一战吧!”帝江叹道。 “好!”元雷和祝融齐声应道。 不一会儿,元雷和祝融就来到了祖巫殿外,祖巫殿外有一块巨大的比斗场。此场乃是巫族十二部落之间举行比斗大会时的赛场,足够坚硬,能承受准圣级别之间的战斗。 元雷和祝融各自站在一边,遥相而望,战意甚浓。 “小子,吾会让汝知道挑战吾的下场会是什么样的!”祝融语气狰狞,嘴角挂着残忍的笑容。 “吾也很期待啊!”元雷神情冷峻,目光如剑,直视着祝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