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博弈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六十八章 博弈

镇元子如此热情的招待的元雷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元雷当初被计蒙和英招半路截杀,镇元子可是从头到尾都知道的,元雷与妖族之间的仇怨可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可以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自从红云被鲲鹏和冥河联手逼迫自爆后,镇元子可是将鲲鹏和妖族记恨上了,尤其是对鲲鹏,镇元子无时无刻不想将其击杀,为兄长红云报仇。至于冥河,由于有帝俊、太一出手扰乱天机,镇元子也不从得知。如果不是红云在自爆之前,大声吼出了鲲鹏的名字,不然就连鲲鹏,镇元子也是无法知晓他就是杀害红云的凶手。 镇元子将元雷尊为贵客,就是看重了元雷与妖族的仇怨,绝对可以和他站在一条阵线,一同对付妖族,对付鲲鹏。 “此番来叨扰大仙,确实有些私事想请大仙出手相助!”吃完人参果后,元雷开始向镇元子说明自己的来意。 “哦,不知是何私事?”镇元子心中十分淡定,对于元雷的来意所料不差,但脸上还是表现的微微一惊。 “大仙应该也知道妖族灭人之事吧!”元雷说道。 “自然知晓!”镇元子点了点头。 “妖族灭杀人族,收集人族精血炼制屠巫利器,已经将人族逼上了绝路,灭族之日近在眼前。”元雷平静的说道,但是双目中闪现着愤怒的火光。“此事有违天和,妖族终有一日会受到天道惩罚,帝俊和太一必然将会受到审判。” “不过在这之前,还请大仙略微出手相救人族一番,以求为人族留下火种!”元雷缓缓说出了最终的意图。 “如何略微出手相救人族?”镇元子不动声色的反问道。对于妖族灭人之事,他并不关心,即便未来妖族会受到天道惩罚,那也是未来之事,一切尚未有定论。 “庇护进入万寿山的人族!”元雷带着一丝笑意的说道。“大仙应该不会看着进入万寿山的人族被妖族屠戮吧!如果是这样,大仙的脸面何存,红云前辈的仇何时才能得报?” “哼!”一听到红云,镇元子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显得很烦躁。红云的死是镇元子心中一个难以抹平的伤痕,元雷提及此事,就是在撕镇元子的伤疤,镇元子焉能不怒。 “吾想大仙心中一直想着如何为红云前辈报仇,但是碍于妖族势大,只能将此事隐于心中。但是大仙想过没有,如果真让妖族灭尽人族,炼制出屠巫利器,那么在即将到来的巫妖决战中,巫族可有胜利的机会?” “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没有,一旦妖族灭巫成功,那么妖族必将称霸天地。到时候即便是圣人在面对妖族时也要退避三舍,更不用说大仙您了?想为红云前辈报仇将会变得极其渺茫,大仙的道心也将会因此而不得存进,永远停留在现在的境界上。” “如果大仙肯定出手相救人族,那么将会为妖族留下祸害的种子,这种子终有成长结果之日,到那时红云前辈的仇,大仙必将可以报仇雪恨!”元雷循序渐进地说道,为镇元子勾画了两幅截然不同的画面,让其自行选择。 听完元雷的话后,镇元子陷入了沉思之中,元雷也不急着去催促于他,而是静静等着镇元子最后的决定。元雷已经将能说的都说了,而且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的头头是道,如果镇元子还不能选择出手相救,那么元雷也是无法了。 “呼!”许久后,镇元子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双目中精光一闪而过,目光也变得坚定了起来。看到这里,元雷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事情应该成了,果不其然,镇元子接下来的话让元雷的心终于落了下去。 “此事吾可以答应汝,但是汝也要答应吾一个条件!”镇元子目光逼人地说道。 元雷心头咯噔一下,没想到镇元子还会讨价还价,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镇元子虽没有红云那样老好人,但是也差不了多少,逆来顺受的样子。虽然有点出乎意料,不过元雷微微迟疑了一下后,还是同意了镇元子的提议。 “大仙有什么要求可先提出来,吾看吾能不能满足大仙的要求后在做决定,大仙以为如何?” “吾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在恰当的时候助吾将鲲鹏杀了!”镇元子杀气腾腾的说道,这杀气让元雷都是一凛。 “鲲鹏吗?”元雷喃喃自语道,随后陷入了沉思中。镇元子也是静静的等着,没有打扰元雷沉思。 “这鲲鹏那是妖族大神,天地间独一无二,虽然郁郁不得志,但是一身实力也是恐怖。如果有上好的灵宝的,恐怕帝俊和太一也不一定能将之压制。要想杀他难于登天,更何况还有冥河在一旁虎视眈眈,镇元子报仇的希望十分渺茫。”元雷在心中盘算了起来。 “眼下镇元子还不知道逼的红云自爆的凶手还有冥河,要不然他的心情肯定会更加糟糕。冥河可是一个比鲲鹏还厉害的家伙,不仅实力深厚,就连灵宝也是数一数二的,十分棘手。” “但是如果不答应镇元子,就凭我更加无法与妖族抗衡,能救下的人族微乎其微。哎,只能答应镇元子了,等以后机会到来之时,我的实力肯定能与他们这些大神比肩了,到时候不愁兑现不了诺言!” 一旦答应镇元子,那么将会受到天道的限制,如果这个诺言实现不了,元雷此生将无法圆满,斩去三尸。所以这誓言和承诺是不能随意说出口的,因果报应可不是虚无缥缈之事。 “吾同意大仙的要求,在恰当的时候助大仙将鲲鹏斩杀!”元雷铿将有力地说道。 “好,吾亦答应汝凡是进入万寿山范围内的人族,吾皆出手庇护,直到劫数过去!”镇元子眉宇间带有一丝喜色的说道。 “吾替人族在此先谢过大仙了,以后人族之事还要多多劳烦大仙了。”元雷起身,朝着镇元子躬身拜道。 “小友说那里话!”镇元子连忙起身,扶起元雷。之前因为元雷以后辈之礼见之,他还能受元雷半礼,现在他可不敢受元雷半礼,一旦受了必有因果产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从此之后,小友与吾就是同一阵营的了,大家不用如此见外!”将元雷扶起后,镇元子笑着说道。“小友以后可以称呼吾为兄长,这样更显亲切!” “这如何使得,吾还是以道兄称呼大仙吧!”元雷也不好的寒了镇元子的心,退而求其次的说道。而且元雷一旦称呼镇元子为兄长,那么日后行事起来就不好的分的太开,为红云报仇之事也将会成为元雷的分内之事,这可不好。 “嗯,好吧!”镇元子见元雷不肯退让太多,也只得如此。 “道兄有礼了!”元雷起身再次朝着镇元子见礼道。 “道友有礼!”镇元子同样还礼道。 随后,元雷与镇元子就不在谈论之前的事,而是开始了真正的论道。镇元子不愧为老牌准圣,对于天道、大道的看法别具匠心,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理解,这让元雷的视野变得更加宽广了。元雷对于道的感悟也让镇元子受益匪浅,毕竟元雷有着超前的意识形态,对于道的理解自然也更加的超脱,这是镇元子这些洪荒大神所没有的优势。 与镇元子论道结束后,元雷又在五庄观住上了几日,这才驾云离开了万寿山。元雷先来到了云华山,有着玄雷大阵的保护,云华山并没有什么改变。元雷采集了不少茶叶后,又回到了万寿山五庄观,将茶叶送给了镇元子,并教会了镇元子泡茶之道,这才朝着东海金鳌岛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