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人族之危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六十九章 人族之危

东海之滨,人族祖地。此刻被滔天的喊杀声所笼罩,煞气弥漫在天地间,到处可见猩红的血光,还有惨烈相搏的身影。 “白泽,汝妖族真要将吾人族赶尽杀绝不成?”有巢氏的怒吼声突然响彻苍穹。 “难道如此明朗的形势,还要吾说一遍?”白泽那充满戏虐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既然汝等还看不清形势,那么吾只能勉为其难的告诉汝等‘妖族必灭人族,一个不留’。”白泽说到最后,杀气满满。 “杀!杀!杀!”白泽的话音刚落,漫天妖族皆是大喊了起来,一时间弥漫在天地间的煞气又浓烈了几分。 “既然汝等妖族苦苦相逼,要将吾人族赶尽杀绝,吾等也不会束手就擒。今日不适汝死就是吾亡,战!”有巢氏悲声吼道。 “战!战!战!”有巢氏的话激起了众人的共鸣,悲声吼道。 “就凭汝等也想与吾族争锋,真是痴心妄想!”一道轻蔑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虽然很淡,但是却盖过了漫天的喊杀声。 “鬼车,汝不要把话说的如此难听嘛,人族还是厉害的!”接着,一道阴损尖锐的声音响彻天空。 “飞诞,汝这话说的比吾还要阴损,不愧是老鼠得道!”鬼车的声音再次响起。 “哼!”飞诞冷哼一声,显然对鬼车提及他为老鼠得道之事十分不爽。 “好了,汝等不要再说了,等将人族一网打尽后,汝等想要怎样都可以!”白泽看着身旁的鬼车和飞诞,低声说道。 鬼车和飞诞见白泽一脸阴沉,就相互怒视一眼后,就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人族三祖和一众人族强者。 除了鬼车和飞诞外,白泽身旁还站着飞廉、呲铁、商羊三位妖圣,此番妖族一共出动了六大妖圣,为的就是将人族连根拔起,彻底毁灭人族祖地。 经过一番激战后,人族三祖带着仅剩的成仙得道地族人聚在一起,与四周的妖族对峙了起来。三祖本想与妖族交谈一番,看看有没有转机,没想到却引来了妖族大圣的讥讽和不屑,这让三祖及身后的族人皆是心头一躁,双目充满怒火的看着众妖。 “众天兵听令,全力剿灭人族余孽,一个不留!”白泽杀气滔天的对着漫天诸妖发号施令。 “遵命!”众妖兵齐声应道,一时间天地变色,风起云涌。 “各位族人,今日谁诺能侥幸逃出生天,一定要潜伏躲藏起来,为吾人族留下涅槃的火种。”有巢氏悲声说道。“为了人族,唯有死战!” “唯有死战!”空中顿时响起人族最后的决心,声音中充满了悲凉和坚毅。 人族战到这一刻,大罗金仙级别的强者除了三祖,也只有寥寥十数人,与在场的妖族一比,少了一倍还多。由此可见,要想逃出生天,躲过灭族之危,几乎是痴人说梦。 大战一触即发,空中人影交错,喊杀声、爆炸声不绝于耳,场面十分惨烈。每一个人族皆是抱着必死之心迎敌,虽然在人数和实力上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是靠着这种必死的觉悟,还是与妖族战的不分上下。 天空之上,白泽一边与有巢氏战斗着,一边还不时出言扰乱有巢氏的心境。 “汝之族人是死一个少一个啊,真是可惜了,不知道汝等会不会为他们的身死而心痛啊!” “又一个人族自爆了元神,真是死的惨烈,难道汝就看着自己的族人这样一个个死去?汝还真是够忍心的。” 白泽与呲铁联手攻击有巢氏,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如此轻松随意。白泽等大妖虽为妖族十大妖圣,老牌巅峰大罗金仙,但是在实力上其实与有巢氏等三祖几乎不分上下。要想兵不血刃的击杀三祖,除了以二敌一外,这种扰乱心神之法也是行之有效的。 “哼!”有巢氏对于白泽的话浑然不听,反而是对着虎背熊腰的呲铁双目冒着忿恨的火光。“呲铁就是汝逼死了有熊氏?” “有熊氏?”呲铁一愣,随即眼神微怒的说道。“就是那个不知死活以自身之躯救下族人的小子?” “就是他!”有巢氏双目泛红的说道。 “怎么?汝想为他报仇?”呲铁神色狰狞的说道,有熊氏从呲铁手下救下万千族人,这让呲铁可是深以为耻。有巢氏居然在这时提起此事,自然让呲铁一下就变得烦躁了起来。 有巢氏看着呲铁,目露凶光,重重挥了一下手中的开山锤。此锤乃是有巢氏带领族人建造房屋时用的灵宝,算是他的成道之宝。除了开山锤外,燧人氏手中的燧人钻和缁衣氏手中的无缝针也属于各自的成道之宝,并称为人族三宝。 “嗖!”有巢氏身形一晃,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呲铁身前,有巢氏手中的开山锤携万钧之力砸向了呲铁。 呲铁看着有巢氏那凶狠的目光,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不屑。呲铁将手中狼牙棒一抬,轰的一声,就挡住了开山锤,接着有巢氏与呲铁就交缠在了一起,斗得不可开交。 白泽退到一旁看着有巢氏和呲铁相斗,也没有上前助阵的心思,而是看了一眼战场的情势,然后身形一遁,朝着缁衣氏那边飞了过去。 缁衣氏手中的无缝针看似不起眼,但是威力在人族三宝中却是最诡异和难以防范的。无缝针不仅可以缝制出品级不错的防御法衣,人族许多强者身上的道袍都是缁衣氏缝制出来的,防御力可以媲美下品先天灵宝;而且还拥有遁空的能力,攻击十分诡异和难以捉摸。 缁衣氏仗着身上可以媲美中级防御灵宝的道袍之力,靠着无缝针的诡异莫测,硬是将鬼车和飞诞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几乎处于防御状态。这并不是说鬼车和飞诞就实力不济,乃是因为鬼车和飞诞在道法上并缁衣氏完美克制。 鬼车擅长近身肉搏,一杆方天画戟威风凛凛,但是却无法进得了缁衣氏的身,只能望洋兴叹。飞诞虽不走近身肉搏的路,但是擅长偷袭刺杀的他,今日也是十分憋屈;缁衣氏对于飞诞每一次的偷袭都能准确的避开,让飞诞像是见了鬼一般,十分难受。 无缝针有遁空之能,缁衣氏拥有无缝针这些年,虽没有掌握遁空之法,但是对于空间的波动变得十分敏感,自然能躲避飞诞每一次的攻击。 缁衣氏以无缝针之威让鬼车无法近身,只能疲于应付无缝针诡异莫测的攻击,同时游刃有余的躲避着飞诞的攻击,不时还对飞诞出手,让其烦不甚烦。 白泽就是看到鬼车和飞诞无法对缁衣氏无可奈何,让缁衣氏如此游刃有余,这才飞了过来。同时,白泽的手中飞出了一道绣着山川河流的图录,朝着缁衣氏罩去。 此图名为山海图,虽没有山河社稷图那般强大恐怖,但也是另有玄机奥妙,为上品灵宝。 山海图一出,缁衣氏就发现了,但是缁衣氏却毫无办法,鬼车和飞诞虽不能奈何于他,但是他同样不能奈何鬼车和飞诞。此时白泽的闯入,让缁衣氏也是无能为力。更何况这山海图尽有禁锢天地的能力,这让缁衣氏避也避不了。 山海图飞到了缁衣氏的头顶,转眼间变化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巨型图画,画中山川河流栩栩如生的呈现了出来。山海图带着大地之力笼罩在缁衣氏的头顶,禁锢住了这方天地,让缁衣氏不得自由。 “看汝如何施展遁空之能!”白泽站在远处,看着缁衣氏冷冷的说道。 山海图之下,缁衣氏发现周围的空间被一股伟力所禁锢,穿梭空间变得极其艰难了。无缝针已经没有之前的威能,无法对鬼车进行诡异莫测的攻击。 “吼!”鬼车大吼一声,手中方天画戟一挥,将身前的无缝针瞬间击飞,身形一晃朝着缁衣氏冲去。

上一篇   第六十八章 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