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缁衣陨,燧人危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七十章 缁衣陨,燧人危

缁衣氏看着杀气腾腾杀来的鬼车,背后生寒,让他心神一慌。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突然在缁衣氏身后浮现,飞诞手持锋利的匕首朝着缁衣氏的头部刺去。这方天地虽然被山海图禁锢,但那只是针对缁衣氏的,对飞诞和鬼车并没有什么影响。 缁衣氏也感应到了飞诞的突然发难,但是已经晚了。当缁衣氏发现时,飞诞手中的匕首已经离他的头部不到几寸的距离。 同时,缁衣氏身前鬼车已经杀到,方天画戟划破天地带着空间湮灭的崩塌声刺向了缁衣氏的胸部。那迎面扑来的杀气与破空声,吹的缁衣氏面颊生疼。 这一刻,缁衣氏可谓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还有山海图在头顶镇压一切,让其无法动弹。 白泽之所以能在十大妖圣中排名第三,不仅因为其智谋无双,还因为其一身实力诡异莫测,十分全面,即便是计蒙和英招也不敢说压制白泽,战而胜之。 白泽能拥有如此实力,很大一部门原因就是因为山海图。山海图虽为上品先天灵宝,但是能攻能守,还能布置成大阵,拥有困人之能,十分全面。 山海图的威能与女娲手中的山河社稷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可惜在品质比不得圣人之物。 白泽靠着山海图之威,再加之本体亦为洪荒异种实力了得,硬是排在了十大妖圣第三位。要不是因为帝俊和太一念及计蒙和英招身世不凡,让他们两个排在白泽之前,不然白泽排在第一也是不为过的。 尤其是这些年,计蒙和英招双双败在元雷手上,身受重伤,一直处于闭关状态。白泽在天庭的地位更是水涨船高,又深得帝俊和太一的倚重,俨然成为了十大妖圣之首。 灭杀人族、收集人族精血炼制屠巫神器的任务就是由白泽全权负责,可见白泽的全力有多大,即便是妖师鲲鹏在实权上也比不上白泽。 白泽虽然权力很大,但是也有一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病,那就是白泽一直停留在大罗金仙巅峰之境,无法再进一步成就准圣之位。白泽达到大罗金仙巅峰之境少说也有几万年的时光,但是却无法再进一步,这让白泽十分不甘。如果能再进一步,白泽心想自己就能成为天庭第四位妖皇了。 “轰!轰!”连续两声轰鸣,缁衣氏被鬼车手中的方天画戟和飞诞的匕首击中,胸部出现了一道血腥的伤口,深可见骨;头部也被凿出了一道血痕,这还是缁衣氏奋力防御的结果,要不然就凭飞诞的这一击足以击穿缁衣氏的头部。 缁衣氏站在空中,胸口和头部缓缓有鲜血流出,不一会全身就被血水湿透,看上去极其恐怖。鬼车和飞诞一击得手,也没有继续进攻,站在一旁目露凶光的看着缁衣氏。 缁衣氏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山海图,然后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白泽,由于被血水所遮掩,看不出缁衣氏此时的情绪是什么样的,但是依稀能感受到缁衣氏的绝决和悲壮。 紧紧盯着白泽看了几息后,缁衣氏将目光收了回来,然后闭上了双目。 见缁衣氏收回目光闭上双眼后,白泽突然心生悸动,隐隐有不安的感觉。 “大哥、二哥,三弟吾先去了,为了吾人族,当战到最后一刻,再见了吾的族人!”就在这时,缁衣氏悲凉的声音突然响彻天际,传到了每一个人族的心中。 “不好!”缁衣氏的话音刚刚响起,白泽就暗叫不好,连忙向后退去,同时传音给鬼车和飞诞让他们赶紧离开。 “轰隆!”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缁衣氏的话音还未落,就见缁衣氏自爆元神,一道恐怖的蘑菇云在空中形成,直冲九天,震动苍穹。 鬼车和飞诞瞬间就被这恐怖的爆炸余波所吞噬,就连白泽同样没有幸免于难,还是被余波扫中,生死不明。 “三弟!”有巢氏和燧人氏朝着缁衣氏所在的方向大声喊道,但是迎接他们的是漫天的能量风暴,还有缁衣氏遗言的回响。 这突然起来的自爆,让人族与妖族的战斗暂时停了下来,但是那惨烈的战斗并不会因此而中断,只会变得更加的惨烈和血腥。人族祖地终将成为绞肉场,血腥而惨绝人寰。 许久后,漫天的风暴才消失开来,只见爆炸的中心,根本见不到缁衣氏的身影,只有鬼车和飞诞残破狼狈的身影。 鬼车和飞诞虽然已经极力远离缁衣氏,但还是被波及到,身受重伤。鬼车还好一点,肉身还算完整,只是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飞诞就要悲催多了,半边身子在爆炸中湮灭,只留下一般的身子苟延残喘着,不过好歹活了下来。 在鬼车和飞诞的不远处,白泽则机会无损的立于空中,但是此刻他的神情不再风轻云淡,儒雅随意,而是变得阴沉,眉宇间有怒气在升腾着。 “今日,人族在劫难逃,杀无赦!”白泽低声说道,每说出一个字那滔天的杀意就浓烈几分,说到最后白泽身上的煞气凝为实质,直冲云霄,让其变得狰狞可怖。 与此同时,山海图再次出现在了天空之上,朦朦胧胧之间消散开来,顿时人族祖地上空被一股奇异之力所笼罩,处于这片天地间的人族皆是感到强烈束缚感。 白泽一怒之下,衍化山海图布下山海大阵隐于天地间,笼罩在人族祖地上空。这山海大阵不同于其它阵法,需要提前布置,只需将山海图散去自可布置大阵,但是也正因为需要散去山海图,所以山海图也将在布阵期间这不能使用。 有巢氏、燧人氏等众人还来不及悲痛,就被白泽所布下的大阵所惊,心中五味杂陈。 燧人氏目光坚毅的看向了有巢氏,这让有巢氏心中一惊,连忙传音说道。“二弟,此事吾万万不会同意的,三弟刚刚离吾等而去,汝现在又要以此为吾人族留下希望,吾是不同意的,要去也是吾去!” “大哥,汝不能意气用事,为了吾族的未来,吾甘愿以吾之躯换来生存的希望!”燧人氏语气坚定的回音道。 “不行,吾不同意!”有巢氏气急败坏的回道。“要行此事已当由吾来,还轮不到汝!” “大哥,汝怎么这么糊涂!”燧人氏一听有巢氏如此意气用事,心中大急。“汝作为吾族族长,汝死了,吾族将何去何从。吾可以死,但是汝不行!” “就这么决定了,人族的未来交给大哥了!”说完,燧人氏突然起身朝着高空飞去,朝着众妖飞去。 “二弟!”看着燧人氏绝决的身影,有巢氏不仅悲戚的呼唤道。同时也带起了身后族人们的悲鸣,一时间人族阵营悲声震动天宇。 见燧人氏独自一人上前,一脸绝决,白泽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燧人氏打什么注意。“同样方式尽然还想第二次奏效,该说汝等太过天真,还是说欺吾妖族无妖不成?” 白泽冷哼一声,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了其余几大妖圣脸上,只有鬼车和飞诞一脸阴冷地看着燧人氏,缁衣氏的突然自爆让他们两个可是受尽了苦头,眼见着燧人氏还想在上演一次,心中变得阴郁了起来。 白泽心神一动,全力控制山海大阵,一道无形的力量枷锁突然出现瞬间将燧人氏困住,任其怎么折腾都无法挣脱。 “燧人氏,汝也太天真了,以为同样的方式能在吾等头上施展两次吗?”白泽阴声说道。“今日,人族死不足惜,当全灭!” “人族当灭!”漫天的妖族将士高声附和着,将空中的悲伤情绪震开,肃杀之气再次弥漫在空中。 燧人氏被困半空,无法动弹,心中顿时慌了神。因为就在他被困之际,飞廉和商羊已经杀了过来,丝毫不给燧人氏自爆的机会。飞廉和商羊速度之快,转眼间就已经来到了燧人氏的身前,而燧人氏却无妨动弹,只能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燧人氏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因为那困住他的无形枷锁居然还能锁住仙气法力,让元神迟钝。而这一迟钝,燧人氏就失去了自爆的机会。 “二弟!”有巢氏见到这一幕,悲痛欲绝地冲了过来,想要救下燧人氏。可是白泽肯定不会让他们如愿,在山海大阵的禁锢下,有巢氏等人的速度根本比不上飞廉和商羊,只能望洋兴叹,眼看着飞廉和商羊将手中利器刺入燧人氏的身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