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穷途末路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七十一章 穷途末路

“啊!”燧人氏撕心裂肺的叫声顿时响彻天空,这让有巢氏等众人皆是心头滴血,脸庞扭曲,但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燧人氏惨遭毒手。 飞廉手中的羽扇散发着五彩毫光,瞬间将燧人氏的半边身子斩断,那掉落的半边身子轰的一声被羽扇散发的五彩毫光点燃化为了灰烬。 同时,商羊手中的长枪也洞穿了燧人氏的头颅,刺穿了燧人氏的识海,直接崩灭了燧人氏的元神,那撕心裂肺的叫声也戛然而止。 就这样,人族三祖之一的燧人氏紧随缁衣氏的步伐,以一种更加屈辱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商羊手提长枪,将燧人氏高高举起,向有巢氏等人炫耀着,仿佛在说‘这就是汝等的下场’。 “啊!啊!”商羊的这一举动,让本来就出在暴走崩溃边缘的众人,瞬间嚎叫了起来,煞气直冲心神,双目泛着红光,看向商羊的目光也变得饥不择食了起来。 众人不顾周身那粘稠的禁锢之力,拼命地冲向了商羊和飞廉,想要夺回燧人氏的尸体,同时为燧人氏报仇。 “一群跳梁小丑而已,也敢妄图挑战吾妖族之威,真是不知死活!”商羊手提长枪,高举着燧人氏,神情不屑,目露凶光。 “有巢氏交给吾!”飞廉双目紧紧盯着已经变得癫狂的有巢氏,头也不回的对着商羊说道。 “可以!”商羊同意道。由于燧人氏是商羊出手了结的,他自然也不好再与飞廉争抢击杀有巢氏的功劳。 呲铁站在后面,看着飞廉身影一晃朝着有巢氏杀去,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飞廉真是可恶,竟敢公然抢夺吾之猎物,他将吾放在何地了?” 呲铁之前与有巢氏战的不可开交,谁也耐何不了谁,此刻飞廉擅自出手想要击杀有巢氏,这让呲铁脸面无存,怒火中烧。但是飞廉毕竟在实力上强于呲铁,呲铁也是有些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在心中暗暗嫉恨着。 随着飞廉的突进,人族与妖族再度交战在了一起,场面比起之前的更加血腥和惨烈。但是能决定人族能否延续下去的关键,还是在于有巢氏等大罗金仙级别的人族强者与妖族强者之间的战斗。 但是战至此刻,人族颓势尽显,三祖已失其二,只留下了有巢氏苦苦支撑。而妖族这边,除了鬼车和飞诞受到重伤无法参战外,其余妖圣依然战力不损。 或许在此战之前,洪荒许多生灵,就连人族之中可能也有着这样的想法。那就是想着人族作为女娲娘娘创造的种族,又是太清圣人老子的立教之本,一旦到了覆灭之际,这两位圣人一定会出手相救。这种想法就连元雷当初也是深以为然。 但是事与愿违,这种想法终究是事与愿违的,两位圣人即便到了这一刻也没有任何出手的迹象,这让一直观望的各方神仙皆是大跌眼镜。 两位不是不想出手,但是受到天道的制约,他们根本无法出手,一旦出手将会受到天道的制裁。尤其是老子,相对于女娲来说更加心急,女娲好歹也是妖族圣人,虽然不能出手帮助妖族,但是为了妖族她可以舍弃人族。 而老子不行,一旦人族被妖族所灭,那么他的立教之本就没了,对于他的大道来说将会是毁灭性的,甚至还会影响到他的成圣之基,导致修为倒退,不复圣人之躯。 可是,老子能出手吗?答案是肯定的,能,但不是此刻。由于元雷的介入,使得人族的实力比轨迹中的强盛了万分,人族的强盛自然也就引起了妖族忌惮和重视,为了以防万一,派出了六大妖圣、以及近百大罗金仙的超强战力,自然也就加快了人族覆灭的进度。 这是圣人们预想不到的,也想不到帝俊和太一会担心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如此果断和狠辣,直接让人族看不到任何希望。 飞廉舞动着手中羽扇,五行之力奔涌而出,与有巢氏手中的开山锤不断碰撞在一起。有巢氏此刻是含恨出手,每一击激发出十二分的力量,欲要将飞廉砸成肉饼。 但是飞廉靠着手中羽扇,举重若轻的就将有巢氏的攻击轻松挡下。有巢氏越打越是烦躁,道心渐渐的不稳,心神晃动。 “砰!”飞廉手中的羽扇突破了有巢氏漫天的锤影,扫中了有巢氏。有巢氏一口鲜血喷出,身体也随之倒飞了出去。 这一击让有巢氏陷入疯魔状态的心神也随之一醒,让有巢氏恢复了理智,但是已经晚了。 飞廉乘胜追击,手中羽扇连连挥舞,五行之力化作龙卷风暴朝着有巢氏吹去,同时羽扇也是锐不可当的朝着有巢氏的头部撕裂而去。 心神刚刚恢复过来的有巢氏,顿时感到一阵悸动,恢复清明的双目向前看去,一看之下让他三魂升天、七魄离体。有巢氏强忍着身上的阵痛,将手中的开山锤甩了出去。 “轰!”刚一脱离有巢氏的手,开山锤就瞬间变的比人还高,朝着飞廉砸去。 变大后的开山锤挡在了有巢氏的身前,也就在这一瞬间,五行之力衍化的龙卷风暴撞击在了开山锤上。顿时,空中出现了一道绚丽的烟火,五行之力四处逸散着。 飞廉也没想到有巢氏居然将开山锤当做搬砖丢了出来,挡在自己的身前,这让飞廉微微楞了一秒钟,也就是这一愣,也让飞廉错过了击杀有巢氏的大好机会。 五行风暴撞击在开山锤上后,巨大的冲击力让沉重的开山锤如炮弹一般倒飞出去,瞬间撞在了有巢氏的身上,让有巢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伤上加伤。不过这点伤势有巢氏还是能接受的,如果让五行风暴击中自己那么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有巢氏贴在开山锤后,倒飞了出去,还不时吐着鲜血。开山锤巨大的体型帮有巢氏挡下了几乎所有的能量余波,让他安然脱离了飞廉的毒手。 “噗!噗!”有巢氏虽然不断吐着鲜血,但是逃出生天的劫后余生让其心神一松,有巢氏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带领族人逃脱妖族的杀戮。 重新恢复理智后,有巢氏虽然心中悲痛欲绝,但是为了人族的延续,他不得不理智的对待当前的局势,收起心中的仇恨,一切以人族的延续为重。 “扑哧!”可就在有巢氏心生松懈之时,一道脆响突然响起,有巢氏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一道寒意直冲他的识海。 有巢氏不敢置信的看着胸前的利刃,利刃之上还有火焰在焚烧着,有巢氏艰难的转过头去,只见白泽一脸杀意的看着自己,目光犀利阴森。 “汝!”有巢氏惊恐的看着白泽轻语道,可是刚一开口就是鲜血狂喷。“噗!噗!” “今日就是汝等所谓的人族三祖身陨之日,也是汝人族覆灭之日!”白泽阴冷的说道。 “轰!”白泽的话音刚落,一道火焰突然升起,将有巢氏笼罩,猛烈的焚烧着。这火焰由内而外,由贯穿有巢氏胸部的长剑激发而起,火焰之力不断侵袭着有巢氏的肉身,焚烧着他的元神。 “啊!啊!”有巢氏的惨叫声顿时响彻天空,可是此刻人族与妖族的交战已经进入到了最惨烈的时刻,再加之刚才的爆炸声,并没有多少人族和妖族听到有巢氏的惨叫声。 “嘶啦!”就在这时,异变突然发生。一道剑光横空出世,直接破开的山海大阵,撕裂了天空。顿时,加持在众人族身上的禁锢之力,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剑光的突然出现,让身处火焰之中的有巢氏顿时一愣,随即目露欣喜的朝着剑光出现的方向望去。此刻,有巢氏忘却了身上的炙热和疼痛,心神全部放在了那道撕裂天空的剑光上,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