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地书大阵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七十六章 地书大阵

万寿山以东百里之地,在妖师鲲鹏的带领下妖族对残余的人族发动了攻击,鲲鹏第一个冲了过去,想要将镇元子拦下来。 但是镇元子那里会让鲲鹏如愿啊,镇元子身形一晃,向后退去。同时,镇元子大手一挥,空中随即泛起了黄色的尘雾,这些不断扩散转瞬间就将人族笼罩在内。 “轰隆隆!”与此同时,妖族从四面八方对人族发动的攻击也轰击在了这黄色尘雾上,一时间尘土飞扬,余波四散。 鲲鹏脸色铁青的看着镇元子,大声吼道。“镇元子汝以为就凭这地书大阵就能阻挡吾等不成?” 鲲鹏此话一出,在场的妖族皆是明了眼前的这黄色尘雾是何物了。白泽看着黄色尘雾翻滚,心中暗自盘算了起来。“这地书大阵,乃是镇元子以地书为阵眼所化,地书为天地胎膜,可不断吸取地气补充己身,为天地间有数的防御大阵,这下真是麻烦了!” 白泽目光微微扫向了鲲鹏,愤怒的目光一闪而过。“希望东皇陛下能尽快将前往巫族的人族解决后赶到这边,不然要想靠出工不出力的鲲鹏破开此阵根本不可能,鲲鹏真是误吾族之大事啊!” 就在这时,镇元子已经控制着地书大阵落在了地上,地书悬浮于众人头顶,化作胎膜样子,吞吐着大地之气,黄色的尘雾瞬间就没入了大地,与大地合二为一,吮吸着大地之力,尘雾也因此变得更加浓厚,散发着浓烈的地之气息。 见到地书大阵落入地面,而鲲鹏并没有出手阻拦,这让白泽心中更是焦急万分。白泽自己根本没有能力阻拦镇元子的行动,只有同为准圣的鲲鹏能有这个能力。 白泽等十大妖圣虽号称有着能与初入准圣的修士一较高下的能力,但那只是号称,能斩尸成为准圣的修士哪一个不是天赋异禀之辈,白泽等妖圣最多能与这些准圣过上几招,能全身而退就算不错了。 当白泽他们对上像镇元子这种老牌准圣,根本不可能有还手之力,如果这个时候还要强行出头那无疑是不明智的。 镇元子看着鲲鹏,眉头紧锁,心生疑惑。镇元子不明白鲲鹏为什么不出手阻拦自己,而是让自己如此畅通无阻的将地书大阵布成。如果鲲鹏出手相阻,镇元子不一定能将地书大阵落到地面。布置于空中的地书大阵威力比起布置于地面的威力是要大打折扣的,持久力与防御力都不能同日而言。 镇元子看不透鲲鹏的一举一动,心中对于鲲鹏也是提防了起来,眉头紧锁着说道。 “鲲鹏,汝到底欲意何为?” “吾想干什么,汝猜不出来?”鲲鹏神情阴翳地看着镇元子,双目中带有一丝玩味戏谑地目光。 “鲲鹏,汝欺吾太甚!”镇元子一听,那里还不明白鲲鹏的打算,顿时大怒起来。 鲲鹏利用镇元子设计阻拦帝俊和太一灭人大业,破坏帝俊和太一的好事,把镇元子当作工具来使用,而镇元子在之前却浑然不知,这对于镇元子来说可谓奇耻大辱。 “吼!”怒火攻心的镇元子表情狰狞,右手一挥,地书大阵上的尘雾化作一道土龙冲向了鲲鹏。 镇元子虽然怒不可遏,但是并没有因此丧失理智撤去地书大阵,让鲲鹏的计划付之东流。 鲲鹏见镇元子这般模样,心中也是冷笑一声。“就凭汝也想与吾争斗,还想为红云报仇,真是痴心妄想。要不是汝手里有地书这般灵宝,吾现在就可以将汝击杀,哼!” 鲲鹏虽然实力震古烁今,但是却没有得心应手的灵宝,唯一一件灵宝‘北冥宫’还是他自己炼制的。鲲鹏之所以能不借助灵宝斩去二尸,乃是与他的天赋有关。 鲲鹏身负阴阳二气,太阴之气化鲲,太阳之气化鹏,阴阳交融,天赋了得。鲲鹏借助太阴之气斩去了恶尸,化作鲲道人;借助太阳之气斩去了善尸,化作鹏道人。由于没有灵宝作为斩尸之物,因此鲲鹏虽然斩去二尸,但是比起太一等强者还是逊色不少的。 不过和镇元子相比,鲲鹏光凭自身实力还是稳压镇元子一头,但是镇元子手中握有地书这等防御性的极品灵宝,鲲鹏也是奈何不了镇元子。同样,由于地书为防御性灵宝,镇元子要想击败甚至击杀鲲鹏,也是不可能的。 鲲鹏很被悲催,但是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和努力,还是让鲲鹏跻身了洪荒强者之列。毕竟整个洪荒只有一头鲲鹏,比之金乌还要稀有。 “轰!”那飞驰而来的土龙,突然遭受到一物的冲击,顿时溃散开来。 只见一座水晶宫殿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悬浮于鲲鹏身前,寒光四射,一股冷冽地气息从中发出。这座水晶宫殿就是鲲鹏自己炼制的灵宝‘北冥宫’,乃是用北冥深处的亿万年的玄冰打造的,虽为后天之物,但是足以媲美先天上上品灵宝。 这‘北冥宫’不仅是鲲鹏唯一一件灵宝,同时也他平时居住之所,一宫两用。 “嗖!”北冥宫击溃土龙,稍微停顿了一下后,就呼啸着朝着镇元子砸去。 镇元子见状不敢怠慢,立于地书大阵之上,黄色的土气瞬间将其包裹缠绕,并在其头顶上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土盾。 “轰隆!”北冥宫如期而至,重重的砸在了土盾之上。嘶啦一声,在北冥宫的冲击下,土盾如蛛网一般裂开,但还是挡下了北冥宫的冲击。 镇元子双手一挥,道道黄色尘雾顺势涌入了土盾之中,浓烈的土气瞬间就将土盾上的裂纹修复如初,同时又凝实了几分。 “轰!轰!轰!”就在这时,鲲鹏不停的控制着北冥宫朝着镇元子砸去,但是皆被土盾挡了下来,不过巨大的力量还是震得镇元子血气翻滚,很不好受。 “镇元子,汝真的适合躲在这乌龟壳里,做一个缩头乌龟!”鲲鹏冷声讽刺道。“镇元子,汝之前的意气风发去那了,汝不是要为红云报仇吗?吾就在站在这里,汝倒是来啊!” 镇元子一边操控着土盾将北冥宫挡住,一边被鲲鹏的话气得颤抖不已,老脸通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怎么?汝不服?”鲲鹏神情不屑,目光犀利的看着镇元子。 “鲲鹏汝休要猖狂,终有一日吾会取汝之首级来拜祭吾之兄长的,汝给吾等着!”镇元子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双目微红,脸庞扭曲,神情狰狞地看着鲲鹏吼道。 “废物!”鲲鹏低啐一声,然后更加卖力的操控着北冥宫砸向镇元子。 鲲鹏的声音随后很轻,但还是被镇元子听到了,这‘废物’两字差点就让镇元子一口鲜血喷出,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要不是为了救下身下的万千人族,镇元子不会如此憋屈,也不会如此不明智的跳出来与妖族为敌。但是既然已经与元雷结盟,要想得到元雷最大的支持,镇元子必然要拿出诚意来。而帮助人族渡过眼前的难关是最好不过的诚意,等到以后镇元子要想击杀鲲鹏,元雷也不得不全力支持。 一饮一啄间皆是有因果循环的,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鲲鹏神情阴翳的看着镇元子,尽快的控制着北冥宫朝着镇元子一番狂轰乱砸,心中别提有多爽了。 鲲鹏就是吃定镇元子不敢与自己正面对抗,看透了镇元子的心理,才对镇元子如此苦苦相逼,让其既憋屈,又只能守着。 镇元子心性善变不定,既想左右逢源,又想不沾因果,做事思前想后,顾虑颇多,不够果断。要不是元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还真不一定能将镇元子逼到这个份上。 如果是换成元雷,鲲鹏敢如此说他,元雷非不跳起来给鲲鹏几下,让鲲鹏知道病虎再病也不是能随意欺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