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巫族出手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八十一章 巫族出手

元雷没有想到雷霆巨眼自爆会引发如此恐怖的灭世风暴,直接使得空间坍塌湮灭,形成了黑暗混沌的虚空黑洞。 这是元雷万万想不到,或许也在元雷的的意料之中,但是这所带来的后果也让元雷深受其害,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就是元雷这样的了。更何况敌没有伤到,反而让自己深受重伤,半死不活的。 元雷不仅本源之气受损,法力近乎枯竭,同时还因为雷霆巨眼的自爆让处于其中的紫电锤也受到了波及,元雷种在里面的元神烙印也溃灭了。 元雷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激怒了太一。 “哼!”处理完这个烂摊子后,太一双目充满怒气看着元雷,高声吼道。“汝这是想干什么,汝难道以为就凭此法就能将吾击杀不成?” “自是不可能,东皇战力无双,吾却会如此自不量力!”元雷虚弱的说道。“只是为身后着万千人族,吾不得不为,还请东皇见谅!” “这些人族与汝毫无关联,汝为什么要如此护着他们,为此还不惜涉险?”太一的怒意并没有退却,只是出于好奇,冷声问道。 “承诺,虽然这承诺微不足道,但是作为修道之士,自当努力践行,方不失本心!”元雷虽然十分虚弱,但是神情坚毅的说道。 “即便如此,汝以为就凭汝就能挡下吾妖族,救下这个羸弱不堪的种族?”太一声音低沉,依然处于怒火中烧的情绪中。 “不试试怎能知道自己行不行,虽然吾也知道有东皇坐镇的妖族,不是吾能抗衡,但是如果因此就萌生怯意,不敢出手,吾这一生将无法再进寸步!”元雷字字铿锵,不卑不亢。“吾之道,一往无前,狭路相逢勇者胜!” 顿时元雷身上展现出一往无前的气势,即便是太一也为之一凛。 “此战是吾败了,噗!”那气势来的快,去的也快,元雷刚说完就是一口老血喷出,接着从云端跌落,昏迷不醒。 “嗖!”就在元雷从云端跌落之际,几道黑影突然掠过天际,其中一道黑影顺势将元雷接了下来,然后一起来到了太一身前。 “帝江,汝难道想要插手吾族与人族之事不成?”看着眼前的几道身影,太一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愤怒地说道。 帝江等祖巫本不想出手的,但是当他们看到元雷如此卖力和绝决后,也不免为之一阵感动。尤其是当接到后土的传话,他们也坐不住了,正好赶上了元雷力竭昏迷的这一幕。 后土给帝江他们的传话很简单,就一句话。“巫族为盘古后裔,当懂得知恩图报!” 后土的传话让帝江他们皆是一震,暗自为之前的行为汗颜。元雷为巫族恩人,这是大家都一口承认之事。对于恩人,巫族向来都是有恩必报的,而现在帝江他们所表现出来的行为已经与这道宗旨背道而驰了。 巫族自诩盘古后裔,以盘古为榜样。盘古为了洪荒天地甘愿献出一切,无怨无悔。这种精神虽然不被帝江等祖巫认可,但是有恩必报这种基本的原则还是流传了下来。此时,后土提起此事,自是让帝江不要忘本。 当然这一点并不是真正让帝江他们出手的最主要的原因,真正的因为是作为盘古后裔的巫族尽然如此束手束脚,居然让妖族大摇大摆的在自己的门口上叫嚣,而自己不敢出去迎战,这还是巫族吗? “汝妖族来吾巫族之地喊打喊杀,打伤吾族之恩人,还敢如此叫嚣,简直不把吾巫族放在眼里!”帝江脸色一正,不怒而自威的说道。 “此乃汝巫族之地?笑话!”太一冷笑地说道,刚想发飙就听帝江声音平静的说道。 “当年道祖鸿钧亲口立下‘巫族管地,妖族管天’,汝等不好好在汝之天庭待着,非要来吾之地盘惹是生非,难道还有理不成?” “哼!”太一被帝江这么一说,竟然无法反驳。因为此刻元雷和人族皆是脚踏大地,根本没有立于空中。如果元雷和人族立于空中,太一肯定会以‘巫族管地,妖族管天’将帝江的话驳回去。 “太一,吾念在汝等初犯,就不追究汝等之过错,速速退去!”帝江怒声喝道。 “好一个念在吾等初犯,让吾等退去!”太一冷笑一声,随即厉声喝道,毫不相让。“今日,人族吾必灭之,汝等让不让开?” “太一汝好大的威风啊,汝是不是想要挑起两族之间的战争?”帝江同样冷笑了起来。“如果是,吾巫族难道还怕汝妖族不成?如果不是,那就给吾滚!” “帝江汝休要猖狂,今日汝等到底让不让?”太一双目泛起了火光,手中的东皇钟也隐隐抖动了起来,显然太一已经处于了一个即将暴走的地步了。 “难道吾还怕汝不成,即便是将此事闹到道祖那里,吾巫族也是有理有据的!”帝江冷声说道。 就在帝江与太一对话之际,几百万巫族将人族围在了身后,让妖族根本无法直接出手攻击人族。 “东皇陛下,现在还不是与巫族开战的时候,还请陛下三思!”白泽见形势不对,连忙传音道。 “吾知道,可是如果不将人族屠尽,恐有后患!”太一回音道。 “可是看帝江的表现,不像是会退让的样子。如果陛下冒然出手,到时候引发两族大战,道祖肯定会出手惩罚一番,这罪名一定会被巫族退到陛下头上,那就得不偿失了!”白泽作为妖族智囊,对于局势的判断不可谓不准确。 “哎,难道今日就这样了?吾心不甘啊!”太一此刻十分憋屈,但又无可奈何。 “其实陛下大可放宽心,吾族已经收集到了足够多的人族精血,一旦屠巫神剑炼制成功,等万年之期一到,吾族必可大破巫族,到时候屠灭人族不过抬手之间的事!”白泽为太一分析道。 “希望如此吧!”太一叹道。 白泽听出了此话中太一复杂的心情,既有担忧和无奈,又有一丝寄望。 “帝江,万年之期一到,就是汝等的死期!”太一一脸杀意的看着帝江和众祖巫说道。 “是谁的死期还不一定呢,到时候吾等必将汝等这些扁毛畜生全部杀尽,屠戮妖族!”就在这时,祝融声音如雷的吼了起来。刚才就是祝融将元雷接住,避免元雷坠落大地。 “哼!”太一冷哼一声,不想与祝融争口舌之利。“吾等走!” 太一说完后,拂袖而去,见太一朝着天庭飞去后,一众妖兵在白泽等大妖的带领下,也纷纷退走了。 等妖族退走后,帝江等祖巫也带领着众多族人返回了部落,同时还带上了来此寻求庇护的人族和昏迷不醒的元雷。 元雷之所以会昏迷不醒,是因为本源之气消耗的有点严重,再加之心神同样消耗的有点过分,法力几乎耗尽。要不是因为有造化青莲的治愈,可不止昏迷这么简单了。 万寿山外,鲲鹏也收到了退兵的指令。 “镇元子算汝好运!”鲲鹏面带冷笑的对着镇元子说道。说完后,鲲鹏一个转身接着就朝着天庭飞去,其余的妖族也紧随鲲鹏的步伐,纷纷退走。 “呼!”看着鲲鹏和妖族的退走,镇元子也是大呼一口浊气,一直紧绷的心神就此放松了下来。 虽然地书大阵可以借助大地之气,使得阵法之力无穷无尽,但是操控此阵也是十分消耗心神之力的,即便是镇元子长时间布阵,也是吃不消的。 妖族退走后,镇元子也撤去了地书大阵,带领着在场的人族来到了万寿山下,并将他们安排在附近的山脉森林中住下。 虽然将人族进行了妥善的安排,但是镇元子对于这些人族打心底里失望。这部分侥幸活下来的人族,除了少数一些人外,基本都失去了生活的勇气,道心失守,变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如果这一幕让元雷见到,肯定也会失望的,这样的人救与不救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