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六耳到来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八十二章 六耳到来

转眼间,近百年的时光悄然流逝,而元雷这一昏迷也是近百年之久。 这一日,元雷悠悠醒来,元雷才一醒来,帝江带着众祖巫鱼贯而入,来到了元雷的身前。 “元雷小子,汝可算醒了!”祖巫祝融高兴的说道。虽然之前他们两个的关系并不和睦,但是不打不相识,到最后关系也还不错。 “吾昏迷了多久?”元雷摸着头,出声问道。 “快有一百年之久了,汝小子可真是够能睡的!”祝融继续说道。 “人族怎么样?”元雷继续问道。 “人族之事汝就不用担心了!”这时,帝江站了出来开口道。“人族在吾等部落之外,生活的还算不错,已经恢复了不少的生气。” “这就好,这就好!”元雷紧绷的神经这才松缓开来,然后对着帝江等祖巫笑着说道。“此番真是多谢众位祖巫的及时相救,不然吾和人族怕是在劫难逃了!” “汝知道就好,汝先来和吾打一场,作为吾救下汝的报酬!”祝融迫不及待地说道。 “祝融,休要胡闹!”祝融才一说完,就遭到了帝江的喝斥。“元雷小友的伤势还没有恢复过来,汝不要在这捣乱,影响小友的休养疗伤。” “是,大哥!”祝融顿时耸拉了下来,愁眉苦脸的说道。 “小友好心休息疗伤,等伤彻底治愈后,再行动不迟!”帝江微笑的看着元雷,缓缓说道。 “那么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等伤养好后,在与祝融祖巫一战!”元雷拱手向着帝江等众祖巫说道。 “哈哈,如此甚好!”祝融一听,顿时大笑了起来,像个孩子一般。 “好了,那么就不影响小友休息,吾等先行离去,日后再聚!”帝江看着祝融微微摇了摇了头,然后对着元雷拱手说道。 “小友好生休息,日后再聚,告辞!”其余祖巫也纷纷对着元雷拱手说道。 “恭送各位祖巫!”元雷还礼道,然后目送各位祖巫离去。 众祖巫离去后,元雷这才静心思考了起来。 “人族可算是躲过了此劫,虽然十不存一,但至少留下了复兴的火种。只要等到巫妖之战后,必然可以迎来大兴之日。” 对于人族逃过此劫,元雷从心里高兴,而且听到帝江说处于巫族部落的人族已经恢复了不少生气后,心中更是欣喜万分。 “可惜了,人族虽然最后成为了天地主角,但是自身并不强大,比巫妖还不如。不过也真是因为这样,天道才会选定人族为天地主角,不知是该欣喜呢还是悲苦?” “哎,不想了,未来之事虚无缥缈,想多了只会徒增烦恼!” 元雷摇了摇头,不在去想这些事情,转而闭上双目探查自身的状况。 “幸好有造化青气,不然这一睡百年,一定会留下不少隐患,甚至会出现难以愈合的暗伤,那就真是糟糕了。” 元雷此刻的状态并不是很差,肉身的伤势早就痊愈了,法力也恢复了,只有本源之气还没有补全,恢复到巅峰状态。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以雷之法则为源炼化灵气,自然可以炼化出本源之气,借此让本源得到恢复。 因此,在参悟法则之前,一旦本源受损那将是毁灭性的,除非遇到契合的蕴含本源之气的天材地宝。即便是参悟法则之后,修复受损的本源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不过元雷的这种情况,并不属于本源受损,只是因为本源之气消耗的有点多,导致元神虚弱,并不是那么严重。 之后的日子,元雷一直在静心修炼,不问世事。 一天,一道黑影从东边飞来,然后降落在了句芒部落之外。 “汝是何人?竟敢擅长吾句芒部落!”守门的巫族战士见到黑影突然落下,双双围了过来,目露凶光。 “家师元雷,吾是他的弟子六耳!”这道黑影不是他人,那是元雷的弟子六耳,六耳拱手冲着两位巫族战士说道,报上家门。 “元雷?弟子?”两位巫族战士皆是一愣,喃喃自语道,其中一个巫族战士说了一声后,转身朝着部落跑去。“汝等着,吾进去通报!” 不一会,句芒带着那名巫族战士走了出来,来到六耳身前,低声问道。 “汝是元雷的弟子?” “是的,前辈!”六耳发现句芒虽然声音生硬毫无感情,但是并没有什么恶意,连忙拜道。 “嗯!”句芒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汝随吾来,吾带汝去见汝的老师!” “谢,前辈!”六耳淡定的回道。 “嘶!”句芒大手一挥,顿时身前出现了一道虚无空间,接着句芒一把拉着六耳窜了进去。 六耳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当他再次恢复清明后,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了元雷身前。 “弟子,拜见老师!”六耳表情一惊,随即欣喜的扑到元雷身边,跪着说道。 “多谢句芒祖巫将劣徒带至此地,徒儿快谢过句芒祖巫!”元雷心中也是一惊,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 “多谢句芒前辈!”六耳起身对着句芒拜道。 “嗯!吾就不打扰汝师徒叙旧了,告辞!”句芒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句芒祖巫(句芒前辈),走好!” 等句芒走了后,元雷对着六耳问道。 “汝怎么会来这里的?” “禀老师,乃是师祖让弟子来找老师的!”六耳恭敬的说道。“师祖还要弟子告诉老师,人族之劫已经过去,叫老师不要在插手人族之事了,免得让大师祖不高兴。” “汝师祖真是这么说?”元雷再次问道。 “弟子不敢欺瞒老师,师祖就是这样和弟子说的,还叫老师以后要安心修道,等巫妖之劫过去后,再出山!”六耳连忙跪在地上诚惶诚恐地说道。 “哈哈!”元雷淡淡一笑,将六耳扶起,然后说道。“汝不用如此紧张,吾不过听闻‘人族之劫已过’而因此高兴,并不是质疑汝在说谎。” “师祖确实亲口说‘人族之劫已经过去’,弟子并没有听错!”六耳心头一松,再次肯定的说道。 “如此最好了!”元雷点头说道。 接着元雷话锋一转,带着笑意的看着六耳说道。 “没想到百年多不见,汝的实力尽然已经达到了这个地步,为师真的很欣慰!” “弟子不负老师的厚望,以后定当更加勤奋的修炼,为了截教争光!”六耳听元雷在夸他,并没有表现的很骄傲,而是谦卑的说道。 “修炼之途,讲究张弛有道,汝该出山试炼一番了,不然对汝以后的修炼会有坏处!”元雷摸着六耳的头,低声说道。 “弟子全凭老师安排!”六耳恭敬地应道。 现在的六耳已经达到了金仙的地步,一身实力即便是在人才济济的截教也是排的上号的,许多截教的二代弟子皆不是六耳的对手。 “汝不要万事都听从为师的安排,虽然为师不会害你,但是汝之大道还是要靠汝自己领悟,为师只能在一旁引领和指导,汝明白吗?”元雷并没有因为六耳的乖巧而高兴,反而语气变得严厉的说道。 “汝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不要因为是为师将汝带入修道之途,汝就心生报恩之念,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凡事皆顺从于为师。” “吾不希望汝如此这般,汝乃六耳猕猴,四大灵猴之一,且能如此顾及他人的意念,而失去自我。汝应该遵循本心,心之所向,道之所向!” 元雷的话醍醐灌顶,让六耳尽然呆住了,双目时而迷茫,时而清明,不断交替。元雷说完之后,也不在说话,静静等着六耳自我醒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