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三清堵门 - 洪荒之截教首徒

第八十九章 三清堵门

妖族天庭,肃杀之气充斥,让本来祥和安宁的天庭变得面目全非。 帝俊、太一、曦和、伏羲、鲲鹏、常曦立于南天门外,计蒙、英招、白泽等妖圣位于身后,一字排开,在之后就是妖王、妖帅和漫天的妖族将士。黑压压一片,遮天蔽日的,妖气冲天。 帝俊和曦和头发发白,脸色苍白,有一股绝然的气息在眉宇间流淌。显然因为自己的骨肉一息之间死去了九个,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即便身为天帝天后,也是难以承受的。 “吼,吼,吼!”南天门下方,隐隐可见黑云压来,同时还有肃杀的低吼声传来。 不多时,那黑漆漆的乌云来到了南天门外。只见十一祖巫和巫十三带着全体巫族倾巢而出,血气之力震动天穹,与天地间的煞气隐隐相融,震慑人心。 巫妖相对而望,场面之浩大前所未有,即便是龙汉初劫三族大战也比不上巫妖的场面。巫族人数虽然少,但也有十多亿将士。妖族更是不得了,超过两百多亿。 别看妖族将士比巫族多,但是整体素质比不上巫族,谁赢谁负还很难说。 天空之上,肃杀之声四处飘荡,气氛压抑,让人透不过起来。 “帝俊,汝之竖子杀吾大巫,今日必要讨回一个公道!”帝江先发制人的怒声吼道。 “帝江,汝休要血口喷人,后羿屠杀吾儿,汝等竟然还敢反咬一口,当真不要脸皮。”天后羲和怒声吼道,绝美的脸庞此刻也变得扭曲了起来。“快把给吾后羿交出来,吾要把他碎尸万段!” 后羿的无故失踪,无论巫族,还是妖族皆是毫无线索。太一曾亲自到后羿消失之地,使用逆转之术察看,结果只看到了后羿是如何射日的,后羿去了何方则一无所获。仿佛有一股力量,蒙蔽了后羿的行踪,让他们无法得知。 “哼!”帝江冷哼一声,不想与羲和纠缠,目光直逼帝俊,想看帝俊是何反应。 “战!”帝俊声音嘶哑的低吼道。 此话一出,顿时风起云涌,一股低沉的号角声不知何时在风中响起,日月也彻底变得黯淡无光,天地都弥漫在灰色的气氛中。 “战!”帝江没想到帝俊会如此果断,稍微愣神后,帝江同样发出了杀意滔天的嘶吼声。 “嗡!”低沉的号角声在两方的阵营中响起,传遍天际。 云华山天云洞,元雷和六耳皆听到低沉的号角声,元雷神色一紧,右手一挥,一道画面出现在了身前,画面自然就是巫妖即将大战的场面。 六耳神情震惊的看着画面中的场面,这种浩大让人压抑的场景,六耳还是第一见到,虽然只是通过法术观看,但是却如身临其境一般,十分真实。六耳渐渐的也被画面中的气氛所感染,双目竟然泛起了红光。 “喝!”就在这时,一道低喝声在六耳的心头响起,如惊雷一般划过,让六耳渐渐迷失的心神恢复了清明。 “谢,老师!”六耳连忙朝着元雷拜谢道,目光再也不敢盯着那画面,心中一阵后怕。 “汝修为不够,就不要在看了,静心修炼吧!”元雷皱着眉头的说道。 “是,老师!”六耳再次盘坐起来,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静心修炼起来。 “终于是开始了!”元雷看着眼前的画面凝重的轻叹道。 但是当元雷看到计蒙和英招的身影时,凝重的神情变成了不可思议,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计蒙和英招。 许久后,元雷才恢复了镇静,带着一丝绝决地叹道。 “看来是躲不过了,他们两个能有今日成就,或许与我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是该了解这段因果了!” “徒儿,汝好生在山中修炼,不要有好奇心,不要轻易开启天赋探查事态的变化,汝只需静静等着即可!”元雷对着六耳叮嘱道。 “难道老师要出山参与巫妖之间的决战吗?”六耳惊恐的问道。 “哎,为师也不想,但是有些果是为师造成的,自当由为师去了结!”元雷叹道。 “老师,可不可以不去啊!这巫妖之战一旦爆发,必然天崩地裂,九死无一生,弟子不希望老师去涉险!”六耳哀求道。 “要是能不去,为师自然是不会去涉险的,但是此事避无可避,义不容辞。只要参与此战,为师的一身因果才能洗去,恢复清白身,才不影响以后的修道!”元雷表情坚决的说道。 “老师!”六耳还想开口求元雷不要出山涉险,就听见元雷的喝斥声传来。 “休要多言,此事为师意已决,汝就留在山中好生修炼,等着为师归来。”元雷不容置疑地说道。 “是,老师!”六耳被迫应道。 元雷撤去身前的画面,然后起身出了天云洞,随后驾云朝着天庭飞去。 “老师,保重!”看着元雷远去的声音,六耳高声吼道,然后不断在心中为元雷祈福了起来。 巫妖大战一触即发,就在这个当口,有三道身影联决而至,朝着天玉山飞去,很快就来到了天玉山上的娲皇宫前。 娲皇宫中,女娲娘娘面带寒霜的从中走了出来,看着身前的三道身影,喊声说道。 “不知三位师兄所来何事?” 能让女娲称为师兄的,自然就只有三清、接引和准提了,而这三位自然也就是三清了。 “找师妹论道!”老子的声音清冷的响了起来。 “哼!”女娲娘娘冷哼一声,然后朝着三清摆手说道。“三位师兄,请!” 女娲娘娘虽然心中怒不可遏,但还是把三清请进了娲皇宫。三清并不在意女娲的态度,缓缓走进了娲皇宫。 进入娲皇宫后,女娲与三清坐在云床,相对而望。但是三清皆是老神在在的,没有一点要论道的意思。女娲面如寒霜,又不敢爆发,只能忍了下来,学着三清的模样闭目神游了起来。 但是女娲哪能静的下心来啊!女娲的心完全挂在了南天门,挂在了巫妖之战上。女娲如此担忧,不仅因为担忧妖族的存亡,更担心自己的兄长伏羲的存亡。 女娲本想当伏羲出现危险或者妖族危亡之际,出手相救,但是三清的到来,让女娲的打算破灭了。 尽管天道大势已经明朗,巫妖必将衰落,人族当兴,为天地主角。但是女娲作为妖族圣人,也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她也不想妖族就这样没落了,也想为妖族保留下复兴的火种,同时为自己的兄长谋一个好的前程。 可惜啊,一切终归是幻想,三清的到来让女娲仅有的一丝期望也破灭了,这让女娲对于三清更是怀恨在心,再加上之前老子不打招呼,以人族立下人教,让女娲对于三清的怨恨自然变得更加深厚了。 而三清对于此却浑然不知,仿佛这一切都想没有发生过的一样,这简直不敢想象。难道三清真的以为女娲一介女流,真的就那么好揉捏? 女娲虽为圣人中实力最弱的,又是一介女流,但是再弱也是圣人,而且还是人族之圣母,身具多方气运,地位十分崇高。 女娲虽然不喜争斗,但是不能就因此不顾女娲脸面,让女娲下不了台,完全不给女娲面子。 三清,尤其是老子与元始对于女娲可谓是根本不放在心上,认为女娲乃一介女流,实力又是六圣中垫底的,不足为虑。做事从来不考虑女娲的感受,而且事前事后也不会打一声招呼,这让女娲十分恼怒。 女娲看着坐于自己对面老神在在的三清,心中充满了怨恨之情,但是碍于三清势大,敢怒不敢言。只能陪着三清这样坐着,而她的心则飞到了南天门,牵挂着巫妖之间的决战。 巫妖之战中可能存在的最大的变数,也被三清的突然登门拜访而掐灭。